專題文章 » Vini Reilly的短故事

Vini Reilly的短故事

Francis Fung
Francis Fung
Contributing Writer 特約撰稿人
aka “Nostalgia"

發表於 2013年08月18日 14:28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Vini Reilly的短故事

The Durutti Column出現於70年代未,由一些受punk洗禮的年青人組成。是Factory Records最早期的成員。最完整陣容的The Durutti Column在Factory Records第一張出品雙7吋細碟“A Factory Sample”中貢獻了兩曲,之後成員各散東西,只剩下Vini Reilly。

The Durutti Column是Factory Records的異數。Vini Reilly仍然繼續着The Durutti Column。成為一人樂隊。當然其間曾加入其他成員,像Bruce Mitchell (他是比較穩定的成員)、Tim Kellett,但焦點始終在Vini Reilly身上。The Durutti Column的音樂風格,跟Factory Records其他名字始終格格不入,因為The Durutti Column的音樂跟當時的Post Punk完全是兩回事。因為它呈現的是充滿意境的結他音樂,一點也不 rock;但又不太ambient,有旋律感及節奏,有模糊的歌聲,要給它一個名字,就叫New Wave。

如果你是The Durutti Column fans又或想認識這個名字,首選一定是其頭四張大碟The Return Of the Durutti Column、LC、Another Setting、Without Mercy,其他的可以暫時擱置。這四張大碟呈現的是The Durutti Column獨特的音樂觀,與Vini Reilly的古典音樂底子。你會奇怪Factory Records怎會容得下它,但The Durutti Column卻是Factory Records老闆Tony Wilson的至愛。

Factory Records除了以英國為基地外,在外國亦有分支,其中一個就是Factory Benelux,它是跟比利時唱片公司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一齊合作的。所有Factory Records旗下名字到歐洲大陸演唱,很多時都是透過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安排。The Durutti Column好些作品都已在Factory Benelux或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旗下推出。在1983年時,The Durutti Column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錄下了新大碟Short Stories For Pauline。當時的陣容是Vini Reilly、Blaine L. Reininger、Alain Lefebvre、Anne Van Den Troost、Eric Slelchim和Pauline。Pauline 就是當時Vini Reilly的女朋友。正當這張大碟準備推出時,而且已有catalogue number“FBN 36”。Tony Wilson卻將它擱置了,原因就是這張大碟展示了The Duruitti Column的新方向,Tony Wilson希望Vini Reilly把這種風格做得更好。於是後來出現了Without Mercy大碟,它其實是Short Stories For Pauline的延續。而後者一直沒有被出版,它才是The Durutti Column的第四張大碟。

至今年初,英國的LTM以Factory Benelux的名義,重新將Short Stories For Pauline推出,而且用回舊 catalogue number FBN 36。誠然,這張唱片內的作品並非什麼罕有歌曲,因為在一些The Durutti Column的rare track精選已曾收錄。今趙只是完整地把Short Stories For Pauline呈現出來。當中的歌曲好些都帶很重配樂色彩,名曲Duet加上了Reininger的viola,顯得特別優美,很典型The Durutti Column風格的college,加上了viola,又是另一番味道。Piano加上管樂的Cocktail很是舒服,Mirror則有一份大都市味道,A Room In Southport給與人寧靜的感覺。

Short Stories for Pauline是一張很高質素的The Durutti Column出品,混合了新舊風格。但到30年後的今天才能完整地出現,遲到怎樣也好過無到,唱片是買一送一的。額外的CD是The Durutti Column在1981年8月13日在布魯塞爾的live錄音,是給電台播放的,而且是complete concert,最後加上訪問。台上演出的只有Bruce Mitchell和Vini Reilly。用很簡單的樂器,演奏了Sketch for dawn、Messidor、Jacqueline、Self Portrait、For Belgian Friends這些作品。

這些年間我聽得最多的The Durutti Column唱片,反而是一張The Sporadic Recordings (rare tracks精選),一邊工作,一邊在唱盤上播放它。當然,怎可少了Vini Reilly在Morrissey的個人大碟Viva Hate中神采飛揚的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