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Sons Of Cream 對父輩誠意致敬的演出

Sons Of Cream 對父輩誠意致敬的演出

Peter Chow
Peter Chow

Contributing Writer / London Correspondent
特約撰稿人 / 駐倫敦記者


發表於 2013年04月18日 00:29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Sons Of Cream 對父輩誠意致敬的演出

Sons Of Cream 三名隊員中兩名 ~ Kofi Baker 及 Malcolm Bruce ~ 為 Cream 成員後裔, 技術上深得父親真傳。倘若當年 Conor Clapton 沒有墮樓身亡今天會否同樣練得一身好本領而加入這支身份特殊的致敬樂隊我們不得而知, "取替" 其位置的 Godfrey Townsend (並非 son of Pete) 曾被 Eric Clapton 的 guitar tech 推薦給 The Who 的 John Entwistle, 此外還與 Jack Bruce 合作長達八年。

儘管我們不願意相信, 但世人可以再次看到 Cream 重組的機會已幾乎是零, 甚至比 Led Zeppelin 重組或 David Gilmour 與 Roger Waters 再度合作還要低。雖然聽聞 Ginger Baker 因多年來投資失敗 (如在非洲建設錄音棚及馬球會) 導致財政發生困難, 近年還有向 Clapton 建議重組 Cream, 但 Eric 卻堅決拒絕, 因為他實在忍受不了 Ginger Baker 與 Jack Bruce 吵架時引發的醜陋情景。2005 年 Cream 在倫敦 Royal Albert Hall 的 reunion concerts 效果總算不錯, 但接下來因為受不住美國方面的金錢誘惑而在紐約 Madison Square Garden 所加演的三場卻令人慘不忍睹, Jack 與 Ginger 公然擺出仇家姿態。Eric 在自傳中向讀者表白該段痛苦經歷, 承認那次紐約之行絕對是個錯誤。Cream 理應如當初一樣, 結束於 Royal Albert Hall。

1970 年代初期, Jack Bruce 曾與 Mountain 結他手 Leslie West 及鼓手 Corky Laing (同為我非常希望能夠現場觀看, 但至今無緣碰上機會的人物) 組成一隊 power trio supergroup West, Bruce & Laing。2009 年, 他們竟奇蹟地重組巡演, 不過 Jack Bruce 沒有參與, 而改由其兒子 Malcolm Bruce 替代, 樂隊亦稍為改名成 West, Bruce Jr. & Laing。除此以外, Malcolm Bruce 還曾與前 Graham Bond Organization (也就是 Jack Bruce 與 Ginger Baker 早年合作共侍之樂隊) 的色士風手 Dick Heckstall-Smith, Black Sabbath 鼓手 Bill Ward, 及 Brand X 合作, 來頭絕不簡單。至於 Kofi Baker, 1980 年代初期便以 drum duets 形式跟隨父親 Ginger Baker 在歐洲巡演, 後來還與 Steve Marriot 及 Humble Pie, 以至 Jack Bruce 在歐洲巡演。2005 年 Kofi Baker 在 Royal Albert Hall 看完父親與 Cream 的重組演出後, 決定組成這隊 ultimate Cream tribute band 將父親的音樂流傳下去。

玩 Cream tribute 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 Sons Of Cream 除血源關係外, 成員全是資深專業樂手, 當然並非一般的 tribute band。平心而論, 他們整體上表現可以說達到 Cream 的七成水準, 這已經是非常難得。另一方面, 整場演出的氣氛與 Cream 全然不同, 三名樂手在歌曲之間輕鬆風趣地互講笑話。例如 Malcolm Bruce 開玩笑地介紹 Godfrey Townsend 為 "son of Pete", 繼而 Godfrey 講述當年 John Entwistle 向觀眾介紹他時總需要特別聲明 "no relations" (to Pete Townsend)。更加引來全場觀眾大笑的是 Godfrey 說有趟見到牆上 "Clapton Is God" 塗鴉時, 自己在它後面加寫了 "frey", 變成 "Clapton Is Godfrey"! 而 Godfrey 這個名字又巧合地與 Malcolm Bruce 母親 (Jack Bruce 第一任妻子) Janet Godfrey 姓氏相同。Janet 還曾合寫 "Fresh Cream" 專輯內兩首歌曲, 當樂隊馬上要演奏其中一首 Janet 合寫的 "Sleepy Time Time" 時, Malcolm 告訴觀眾 Janet 當時也在場內, 現場氣氛一下子好像變成家庭聚會。

談到 Cream 的 writing credits, Ginger Baker 一直抱怨他對樂隊歌曲創作上的貢獻沒有公平地反映在 writing credits 上。想不到 Sons Of Cream 居然拿這件事在台上開玩笑。Malcolm 某些時候說 "接下來這首歌是我父親寫的", Kofi 馬上插嘴 "它不應該是我父親寫的嗎?", 到 Kofi 唱出 "Pressed Rat And Warthog" 及表演 "Toad" (當然少不了超過十五分鐘長的 drums solo) 之前, 他又強調 "這無疑是我父親寫的吧!"。了解 Jack Bruce 與 Ginger Baker 多年來意見不合的觀眾眼看着 Malcolm 與 Kofi 以玩笑態度處理上一代的矛盾, 確實非常感動。
 
沒有看過 Cream 始終是我人生中一大遺憾, 不過 I'm So Glad 起碼看了 Sons Of Cream 這場充滿 Cream 經典歌曲 (set list 見下列現場照片後) 的優秀演出。
 
2013.04.16 拍攝於 Boom Boom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