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Progressive Art Rock Legend - Yes

Progressive Art Rock Legend - Yes

So So
So So
曾遠飛英倫,恊助Sam Jor和Japan簽約來港演出的「音樂一週」重臣。 現時正職是退休人仕。 副業是專業鼓手、專業攝影師、專業樂評人。
發表於 2013年04月17日 23:14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Progressive Art Rock Legend - Yes

Progressive rock起源於60年代後期,當時冒出頭來的樂隊有Led Zeppelin,Pink Floyd,Yes,Genesis,Jethro Tull,Rush,Emerson Lake & Palmer,King Crimson …等,最蓬勃時期算是七十年代中期,最受英國本土樂迷擁護的當然是Led Zeppelin, 那時的progressive rock音樂風格更加入了Art(藝術)及Classical(古典)的元素,但要選出那年代Progressive Art Rock的表表者我首推Yes,欣賞Yes的作品令人有心情起伏的感受。


Yes雖然經歷過多年來隊員的變動,但我仍然鍾情於70年代初推出第四張大碟”Fragile”時的組合,成員包括Jon Anderson (主唱),Steve Howe (結他),Chris Squire (低音結他),Rick Wakeman (鍵琴)及Bill Bruford (鼓)。Yes能夠取得成功是因為他們的音樂融入了藝術和交響樂風格,加上其冗長的歌曲、深奧而神秘的歌詞、由Roger Dean精心製作的唱片封套畫面(Roger Dean是英國當時一位設計師及建築師,專長以幻想的情調繪畫風景海報),因此他們被視為是Progressive Art Rock的先驅者,他們將傳統進化的Rock Music提升到「技術」加「藝術」的新世代,雖然樂隊自1968年成立以來經歴多次隊員的不停轉變,樂隊現已延續了四十多年的歷史,但在那個年代仍然被視為是一隊超技術精湛的樂隊。現時Yes更開始了2013年一連串巡迴演唱,包括美國、加拿大、智利、巴西、阿根廷…等,首場已於4月9日在美國紐約的Beacon Theatre舉行。

Progressive Art Rock的特色是把傳統的搖擺樂塗上了古典的色彩外,再加添不同樂器如結他、鍵琴、低音結他及鼓的獨奏與特別編排的合奏,雖然這是個別樂手的器樂實力顯示,而歌曲比較長,但會令到平凡的樂曲添上一股深不見底的起伏旋律,在欣賞的時候,你會隨着樂曲的進度去幻想及期待接續而來的高潮起伏,非常扣人心弦。在”Fragile”這張大碟裡,除了上榜歌曲Roundabout外,最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Heart of the sunrise及South side of the sky這兩首抒情rock ballad,尤以前者,其超過十分鐘的演譯簡直令人透不過氣來。

記得多年前(應該是八十年代),Jon Anderson來港,香港的唱片代理Polydor公司特別安排「音樂一週」與他會面,於是Sam Jor與我到Polydor與Jon Anderson做了一個獨家訪問,當時坐在我和Sam Jor之間的正是一位擁有崇高地位的rock singer,真有點不相信我們的眼睛,起初不禁有點望而生畏的感覺,但閒談之下,Jon給我們的印象是一位有禮貌、客氣、談吐温文的歌手,絕對不像從唱片中聽到的高聲線而富rock味的聲音。那次的閒談,Jon非常驚訝及有點不相信,在香港這個在世界版圖上祇有一點那麽細小的地方,居然有人對Yes樂隊及rock music那麽熟悉,甚至對英國rock scene的動態撩如指掌,Jon說感到非常意外。Jon說於1968年組成Yes後,與其他隊友十分渴望把傳統英國rock music精心打磨,融入前所未有的歌曲特別編排及旋律變化,從而把rock music提升到另一個較高的層次,結果他們成功做到了,而且更從此奠定了他們是一隊殿堂級Progressive Art Rock組合。
 
我喜愛Yes,特別是他們早期的作品,同樣喜愛Yes的朋友,除了”Fragile”外,我特別向大家推薦”The Yes Album”(1971)、”Close to the edge”(1972)、”Relayer”(1974)、”Going for the one”(1977)等,這些都是我多年來不時回味的Yes經典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