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In Search Of The Lost Chord (1 - 5)

In Search Of The Lost Chord (1 - 5)

Danny Lee
Danny Lee
Music Week Special Project Editor
發表於 2013年04月11日 20:02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In Search Of The Lost Chord  (1 - 5)

(一)又關「浮士德」嘅事

那個年頭仍住在荃灣。

有次在眾安街一間電器行睇唱片。那間電器行規模不大,(好像叫做「荃興」電器行),鋪頭一半賣雪櫃電視機,另一邊則賣唱片,顯得頗唔專業。意外地在古典一欄發現了一張設計頗出位的銀色唱片,被一張印上手掌骨頭的 X 光底片抓著。唱片的 Centre label 用銀色錫紙質地凹凸壓製,要打側對著陽光才可以看到 Polydor 的 logo 和歌曲的名字(再版由 Recommended 出版;連 CD 版都沒有同類的 Centre label 設計!失真 ── 這是頭版的可貴之處)。

回家一聽,原來並非古典音樂,卻是玩實驗,可惜成張唱片充滿炒荳聲,唔怪得冇人買啦。

可幸在同一欄的唱片堆中發現的 Burnin’ Red Ivanhoe (Telefunken label) 卻相當精彩。當日除了 Burnin’ Red Ivanhoe 的同名大碟外,也同時買了他們的一張現場錄音。

X          X          X          X 


1974 年,在一份青年週報的小廣告竟然發現一間叫做 Hair「喜雅」的唱片公司有 Faust Tapes 及 Faust 4 出售,那時 Virgin 還沒有香港的代理,要聽,唯有上門求售。自此,認識了「亞葵」,其後「亞葵」前往美國求學、做工、結婚、生仔,大家都一直有聯絡,他每次回港探老豆,都找時間一聚,交換聽碟心得。

「亞葵」知我鍾意聽 Gong,有次當 Daevid Allen 到紐約一間大學演出,他還特地前往捧場兼協助他 Set Up,還叫 Daevid Allen 親筆簽了一張 flyer 寄給我。據知那次的演出,連「亞葵」在內不夠十個觀眾,然而樂隊仍然努力認真演出。

X          X          X          X 


幫「亞葵」買碟的同時,也認識了另一位顧客阿 John,大家傾談甚歡。稍後,亞 John加入唱片公司工作。

咁就好玩咯!

X          X          X          X 


雖然擁有了 Faust 的 72 年同名大碟及 Faust Tapes、Faust 4,還欠樂隊的第二張大碟So Far 才夠一套。一直至 83 年才於北角一間商場之唱片店內買到首張同名大碟及 So Far 的再版膠片。點解要再買首張同名大碟?因為以為舊有那張啲膠質唔靚所以有炒荳聲,點知效果一樣!前年年頭,「阿寸」同我搵到 Faust 同 So Far 的 CD 版,回家一聽,同樣炒荳,終於明白可能係 Faust 故意加上去的效果,戲弄樂迷之作。

■ Faust CD 版

■ So Far CD 版

■ Faust Tape 黑膠版

■ Faust 4 黑膠版

(二)Teenage Idol


Ricky Nelson 的歌聲充滿孤寂、失落、絕望及無奈。

I guess they’ve got no way of knowin’, how lonesome I can be 是他的心聲。

1985 年 12 月 31 日隨着於美國德州一場空難,將那把寂寞的歌聲帶走;也一併帶走的,還有我看 Ricky Nelson 音樂會的夢。

2000 年 10 月 9 日,Benny 載我往 LA 著名二手唱片專門店 Rockaway 尋寶,竟然發現兩份 Ricky 的 sheet music (注意:唔係 Shit Music) Teenage Idot 及 Hello Mary Lou…。

 X          X          X          X


每次到 Rock ‘N’ Roll Museum 都大出血,因為有太多 Elvis 的精品,但其中一次竟出現兩張 Ricky Nelson 的黑膠:Ricky Sings Again 及 It’s Up To You,日本版的。每張 850 日元且是「見本品」,雖然已有美版的,仍忍不著要買下來。

X          X          X          X


每次到「下北沢」都要來這間沒有英文名字的店鋪逛一次,因為名不經傳,使許多收藏者都走漏眼,因此每次都有驚喜。 Elvis 的、Connie Francis 的、Beatles 的及 Ricky Nelson 的… 

■ 照片拍攝於 2001 年 9 月 6 日,唱片則忘記是那次買的。


Album Seven By Rick 已經有 CD 及黑膠,但這張屬於最早期,封套採用 Flipback 設計的,歌詞及日語說明都印在封底,還有副題 ”The Ricky Nelson Story Vol.3” 字樣。

Ricky Nelson 拍攝的電影不多,筆者看過的祇有 Rio Bravo「赤膽屠龍」及 The Wackiest Ship In The Army「糊塗艦長少爺兵」兩套。前者演出者有「尊榮」、「甸馬田」及「顏芝狄堅遜」,後者的主角是「積林蒙」。

 

X          X          X          X

手上唯一的 ”Ricky Nelson Sings” DVD 共有 20 首早年 MV 演出,是在本港旺角買的,最近壞了 ── DVD 碟身出現「透明」的現象,想再買一張也沒辦法。 CD 及 DVD 之不磨損的神話最終還是幻滅。

■ Ricky Nelson 的 Tribute 特刊出版日期 1986 年 1 月 20 日。

(三)繼續追尋

為了聽音樂,看 Concert,「亞葵」考入監獄署 當學員三個月,一出班便辭職,拿著幾千蚊便前往美國闖一闖,一去便幾十年,由最初見佢頭髮長至腰部,至今差點光頭,唔知令人好嬲定好笑。無論如何,他的口味仍沒有變,Magma、Moody Blues、PFM、Gong…。


我輩聽 Rock,不單止集齊成套樂隊的 Collection,還要兼聽其家族成員的分支,整個族譜去尋根究底。所以我聽 Yes 之餘,還要聽 Tony Kaye 隊 Badger、Peter Banks 隊Flash 及 其 Solo。聽 Jethro Tull 之餘,還兼聽 Mick Abrahams、Blodwyn Pigs;Glen Cornick 隊 Wild Turkey(樂隊推出過兩張大碟:Battle Hymn 及 Turkey,其中細碟Good Old Days 竟然於商業英文台的 Cosdel’s Corner 內播到熱烘烘)…。

「亞葵」曾經在長途電話向我呻好唔明白我買埋買埋咁多碟,又唔聽,又唔肯放出嚟究竟為乜?(因為他擁有 Gong 的 The Flying Teapot 及 Angels Egg,還欠一張 You 才砌夠三部曲)我想這種獨家擁有權的心態要問過 Billy 才明白。

 

X          X          X          X


亞 John 除了是一位聽 Rock 的樂迷之外,還兼熱愛古典 及 Hi-Fi。上午返工開會及整理文件,中午飲茶食飯之後便巡鋪及入 Hi-Fi 鋪發燒。有次到他家中欣賞唱片,他極力向我推薦 Zephyr,那陣子 Tommy Bolin 還未成名,我嫌 Zephyr 過於斯文。偶然望見他牆壁上貼滿半邊唱片封套,其中一張是 Quicksilver Messenger Service 的 Comin’ Thru’,問他是否有許多 spare 封套,竟答是為了慳地方節省空間,所以劏開所有雙封套,貼一邊上牆,真係異端。另一次與他談起聽古典的經驗,他告訴我有次聽 1812時,一時炮聲隆隆,隔離左右的鄰舍都打開鐵閘,伸頭向外觀看以為冧樓!

我們有幾位朋友聽歌是偷偷地「關埋門 聽的」──知到有好嘢,但從來不向外界推薦的。亞 John 入到唱片公司做之後,有些從來冇人敢入的冷門唱片都有機會訂來,因為只入  張,所以只有幾位相熟的朋友才能買到。 Quintessence 是其中的表表者。

由於 Dive Deep 是死貨,一早已以 5 元大減價出售,所以祇訂來 In Blissful Company及 Quintessence 兩款。

至於 Flash,首張同名大碟連美國那邊也沒有貨,所以祇有 Flash In The Can,Out Of Our Hands 及 Two Sides of Peter Banks。

Quicksilver Messenger Service 就祇來得 Solid Silver 及 Anthology 兩款。

我們的小圈子做法也有缺點,由於 Quintessence 備受忽視,當他們轉投 RCA 旗下之後,推出的 Self 及 Indweller 就沒有行貨到,筆者要到 96 年往日本旅行時才於 Wave 買到 CD 版 2 On One 的 Copy,可是由於當日的壓碟技術落後,至要將 Indweller 內一曲 Sai Baba 剔除,認真冇癮。

(四)The Electric Prunes Statement
          「電莓」報告書

那是一個沒有海底隧道的年代,從九龍半島往港島還需要乘搭渡海小輪的年代。

收音機每晚黃昏還播放著 Cosdel’s Corner 的「嘉達」精選。為了買唱片,我得從新界工作的上水乘火車往尖沙咀轉搭小輪往中環萬宜大廈的 Cosdel。

有次闖進店內問問那位中年女店員可有 Electric “Pruns” 的唱片,她輕輕地更正我的發音說是 Electric “潘 s”。由於她語調溫柔,倒沒有使人感到尷尬。我的 Electric Prunes 及Underground 都是在萬宜大廈買的。

兩年後(69 年),Cosdel 在尖沙咀堪富利士道 New Universal” 新宇宙”對面開了分店,買了 Electric Prunes 的 Just Good Old Rock ‘N’ Roll。全部成員換了,風格也轉換了Funk,大感不滿,以為那是第三張大碟,卻原來…

X          X          X          X


稍後在同一間店鋪內發現一張叫 Mass In F Minor 的大碟,由於已被 Just Good Old Rock ‘N’ Roll 嚇怕了,不敢再買。

 其後從一些雜誌得悉 Mass In F Minor 被譽為搖擺音樂史上首張電氣化 Church Music 專輯,倒想找張見識見識,然而,已是蘇州 過後冇艇搭。有次與 Sam Jor 談起了這張大碟,我告訴他找了許多年都找不到這張大碟,之後他送了張 CD 版的給我,那已是 90 的再版。據資料顯示 Mass In F Minor 是 67 年的作品 ── 嘩,一年內推出了 Electric Prunes、Underground 及 Mass… 共三張大碟,雖然成員不同,但也顯得其創作力非凡。

2001 年往東京看 Roxy Music 期間,在新宿的 HMV 買了張由首兩張大碟抽出另加從未發表作品的精選 CD ”Lost Dreams”23 首歌曲。精彩!

 

同時,也找到一張同樣由首兩張大碟陣容彈奏的現場錄音 “Stockholm 67”。

X          X          X          X

…故事未完。

2001 年 3 月 14 日在德國海德堡 Heidelberg 旅行期間,在一所唱片店內找到一張黑膠 Release Of An Oath。當時還未知悉樂隊曾經出版過這麼的一張大碟,抱著 “買咗至算”的心態。後來才查證是 68 年出版的第四張專輯。

同時買到的還有 Van Der Graaf Generator 的 4 CD Box Set —— The Box

The Aerosol Grey Machine by Van Der Graaf Generator
The Aerosol Grey Machine by Van Der Graaf Generator

■ 唱片店就是在德國海德堡 Heidelberg 這間酒店的二樓時為 2001 年 3 月 14 日

(五)海闊天空 (外語版)

 

Luther Grosvenor 是樂隊 Spooky Tooth 的主音結他手

 

        Spooky Two   曲  Evil Woman       被英國著名搖擺音樂雜誌 Music Scene 以「搖擺史上第一首被 ”Heavy Metal” 這個詞彙來定位」的歌曲唱片出版於 69 

 

由於音樂路線分岐 —— 可能是 Spooky Tooth 的琴手 Gary Wright 太搶鏡的關系使 Luther Grosvenor 覺得 Spooky Tooth 並非一隊結他樂隊於 70 年 月完成 The Last Puff 專輯之後宣佈離隊事實 The Last Puff 內一曲翻唱作品:Beatles 的 I Am The Walrus 內的結他演奏也絕對精彩可惜 Luther 的離隊已成定局

 

加入 Stealers Wheel灌錄了一張熱門細碟 Stuck In The Middle With You 後 73 年 月離隊

 

73 年 月 —— 當時他已改名為 Ariel Bender應 Ian Hunter 之邀請加盟 Mott The Hoople灌錄了 The Hoople 及 Live 兩張專輯

 

74 年 月自組 Widowmaker為 Jet 旗下推出過兩張大碟

Under Open Skies 是他的 71 年個人大碟

 

當年訂極都訂不到這張大碟直至 1993 年才能在東京的 Wave 買到 CD 首作品其中 When I Met You 及主題作品 Under Open Skies 仍能隱約聽得出他的個人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