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

Danny Lee
Danny Lee
Music Week Special Project Editor
發表於 2013年04月02日 19:05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一)

聽音樂有一段日子的朋友一定會發覺唱片藏品中有部份是從未放在唱盤的。

我又何嘗不是?

1987 年 8 月,初次踏入紐約境內,便約好了 Kubert 到 CBGB ―― 傳奇的 Punk Rock 表演場地看看這塊曾經擁有過 Patti Smith、Debbie Harry、The Ramones 等重要代表演出過的地標。

CBGB 的所在地是 315 號 Bowery(包厘街),離唐人街(Canal Street)不遠,行路去只需 15 分鐘包到。

87 年中,唱片業正如日方中,於 CBGB 的表演場地隔鄰還開了一所 CBGB Record Canteen。有唱片出售之外,還有 soft drink 供應及 DJ 打碟。唱片是在那處買的。

■ Ed Gein’s Car 的 You Light Up My Liver/Live。
■ Ed Gein’s Car 的 You Light Up My Liver/Live。
■ Off The Board 是一張現場錄音,樂隊包括 Ed Gein’s Car 等六隊組合。
■ Off The Board 是一張現場錄音,樂隊包括 Ed Gein’s Car 等六隊組合。
■ Live At CBGB’s 則是雙張一套的大碟,樂隊包括有 Mink DeVille 及 The Shirts 等。歌曲則包括有 Manster 重玩 Yardbirds 之 Over, Under, Sideways, Down。
■ Live At CBGB’s 則是雙張一套的大碟,樂隊包括有 Mink DeVille 及 The Shirts 等。歌曲則包括有 Manster 重玩 Yardbirds 之 Over, Under, Sideways, Down。

買上述幾張唱片純粹出於為紀念到此一遊的心態,一擺就二十多年了。

■ Stinkfist (Clint Ruin與Lydia Lunch),買這張唱片完全是被封套設計所吸引。咁出色的照片,就係買嚟擺都值得啦!
■ Stinkfist (Clint Ruin與Lydia Lunch),買這張唱片完全是被封套設計所吸引。咁出色的照片,就係買嚟擺都值得啦!
■ CBGB (Aug, 1987)
■ CBGB (Aug, 1987)
■ CBGB (7 Jan 1989)
■ CBGB (7 Jan 1989)
■ CBGB (7 Jan 1989)
■ CBGB (7 Jan 1989)
■ CBGB (2 June 1989)
■ CBGB (2 June 1989)
■ CBGB (2 June 1989)
■ CBGB (2 June 1989)
■ 離開 CBGB,行至 Empire State Building 附近,洽巧遇見 The Cars 之主音歌手 Ric Ocasek,於是…。 (1989 年 6 月 2 日)
■ 離開 CBGB,行至 Empire State Building 附近,洽巧遇見 The Cars 之主音歌手 Ric Ocasek,於是…。 (1989 年 6 月 2 日)
■ 由於業權被收購,CBGB(Country, BlueGrass, and Blues)已於年前被拆卸改建,從此又一個搖擺地標從地圖上消失 (June, 1996)…。
■ 由於業權被收購,CBGB(Country, BlueGrass, and Blues)已於年前被拆卸改建,從此又一個搖擺地標從地圖上消失 (June, 1996)…。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二)

近日 Ian Anderson 與他的樂隊再度活躍,除了推出新唱片 Thick As A Brick 2 之外,更以 Jethro Tull’s Ian Anderson 的名義作巡迴。其中 13 年 4 月 15 日在大阪,16 日在東京 Tokyo Dome City Hall 演出。

好記得 Jethro Tull 在港演出時曾經與整隊樂隊同枱「食飯」那種興奮,Ian 更是客套十分,又替我與亞 Sam 簽晒整套 Jethro Tull Collection。

我更記得他手執幾袋唱片套上酒店房時更對我說”我今晚就算唔瞓覺都替你們簽好所有收藏品。”

當時我十分感動及雀躍。當日的結他手是 Martin Barre…。

 

X       X       X       X


住在土瓜灣益豐大廈的 Albert 知我喜歡聽結他手的唱片,極力向我推薦 Mick Abrahams 的個人同名大碟,說保證我會喜歡。

唱片於 1971 年推出,當日 Mick 已經離開 Jethro Tull,導致 68 年 12 月Tull在 Rolling Stones 主持的 Rock And Roll Circus 演出要找來 Black Sabbath 的主音結他手 Tony Iommi 客串演奏一曲 Song For Jeffrey。

Mick Abrahams 的同名大碟在香港遍尋不獲,結果要到 93 年 12 月在東京「六本木」的 Wave 才找到 CD 版的。最後還是放在一邊沒有聽。

■ 位於「六本木」的 Wave(84 年 9 月 及 93 年 12 月)原本有 5 至 6 層是售賣唱片的,近年已被拆卸成為「六本木山」的一部份。
■ 位於「六本木」的 Wave(84 年 9 月 及 93 年 12 月)原本有 5 至 6 層是售賣唱片的,近年已被拆卸成為「六本木山」的一部份。

 

X       X       X       X

 

69 年,Mick Abrahams 找來 Jack Lancaster(吹口)、Andy Pyle(Bass)及 Ron Berg(鼓)等組成 Blodwyn Pig 推出大碟 Ahead Rings Out(69)及 Getting To This(70)。唱片也從未在香港出現。我的 copy 是在鴨寮街「潮州婆」檔木箱檔內找到的,「七蚊」一張!你恨唔到咁多㗎嘞!

■ Blodwyn Pig 推出大碟 Ahead Rings Out(69)及 Getting To This(70)。
■ Blodwyn Pig 推出大碟 Ahead Rings Out(69)及 Getting To This(70)。

至於以 Mick Abrahams Band 名義推出的 At Last(75)則幸運地在旺角的「新興」內找到。

Mick Abrahams 之外,Albert 更向我推薦 Audience 及 String Driven Thing。

Albert 擁有那張 Roxy Music 是美版 ”Reprise” label 的,內頁那位低音結他手的照片由歐洲的 Graham Simpson 改為 Rik Kenton。此外還加多一首細碟歌曲 Virginia Plain。其後美版改由 Atlantic 出版,則與歐洲版的看齊。

此外,Albert 又向我介紹往中環「太子行」那間世界唱片公司 Universal 訂購荷蘭版唱片,條件是每張唱片訂金 30 元,然後等三個月。之後我按指示前往,見到兩位西裝畢挺,頭髮光鮮的老板,店鋪裝修嚴肅的古典專門店…結果訂購到 Van Der Graaf Generator 的首張大碟 The Aerosol Grey Machine 及雙張一套的 Music From Free Creek。這碟 Sam Jor 也曾在「香港青年週報」內一連兩期作推介!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三)

過去收集得唱片中,只有五張是圓形設計的。首張當然是 Small Faces 的 Odgens’ Nut Gone Flake(筆者兼買了日本紙套版的 CD,也從未唱過)(67 年出版)。

■ Small Faces 的 Odgens’ Nut Gone Flake。
■ Small Faces 的 Odgens’ Nut Gone Flake。


第二張是 Mick Abrahams Band 的 At Last,第三張則是來自德國的 Rock Band “Frumpy” 之 ”Frumpy 2”(71)。樂隊之主要靈魂人物是結他手兼歌手 Inga Rumpf。其他成員包括了 Carsten Bohn(鼓)、Rainer Baumann(結他、Steel結他)等。Frumpy 的唱片從未被 Julian Cope 承認過是 Kraut Rock 的代表,也許 Kraut Rock 這個名詞已被扭曲做電子及實驗音樂的代名詞吧!

■ Mick Abrahams Band 的 At Last。
■ Mick Abrahams Band 的 At Last。
■ “Frumpy” 之 ”Frumpy 2”(71)。
■ “Frumpy” 之 ”Frumpy 2”(71)。
■ 兩張 Frumpy 的 CD:「Frumpy」(精選大碟)及「Frumpy Now!」是唱片公司計劃拿去垃圾堆填區的廢物,我又何妨做個垃圾佬呢!
■ 兩張 Frumpy 的 CD:「Frumpy」(精選大碟)及「Frumpy Now!」是唱片公司計劃拿去垃圾堆填區的廢物,我又何妨做個垃圾佬呢!
 

X       X       X       X

 
■ 一向對Grand Funk或者Grand Funk Railroad沒有太大好感。比較愛聽的只有那首Sin’s A Good Man’s Brother而已。所以N年前才從「鴨寮街亞Paul」處買了張圓形封套設計的E Pluribus Funk。可能由於封套是用錫紙壓製,容易氧化,於年前已經拋掉。今次張相是問亞Paul借來映的。
■ 一向對Grand Funk或者Grand Funk Railroad沒有太大好感。比較愛聽的只有那首Sin’s A Good Man’s Brother而已。所以N年前才從「鴨寮街亞Paul」處買了張圓形封套設計的E Pluribus Funk。可能由於封套是用錫紙壓製,容易氧化,於年前已經拋掉。今次張相是問亞Paul借來映的。
■ Chroming Rose 是來自德國的四人 Metal 組合。Louis XIV 不單出版圓形封套,且是張圖案大碟。四方形封套那張是 12 吋大 Single,1990 年出版。張碟又係唱片公司的廢物。唔係咁又點會俾我執到寶吖!
■ Chroming Rose 是來自德國的四人 Metal 組合。Louis XIV 不單出版圓形封套,且是張圖案大碟。四方形封套那張是 12 吋大 Single,1990 年出版。張碟又係唱片公司的廢物。唔係咁又點會俾我執到寶吖!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四)

認識 Billy 少說也超過三十多年了。

Billy 是一位 50 年代 Rock & Roll 痴。Billy Fury、Chuck Berry、Little Richard、Dale Hawkins、Frankie Ford、Eddie Cochran、Buddy Holly﹍。

我與他的共通點是 Elvis Presley、Cliff Richard、Brian Hyland、Ricky Nelson﹍。

前 Elvis Presley 國際歌迷會會長 Rebecca 說 Billy 是三分一個貓迷。因為他只喜歡從軍前的 Elvis,從軍後的一概不喜歡。許多朋友都說 Billy 自負,看不起他人。事實他也承認香港大部份歌迷都唔識嘢。對我卻十分投契,除了多次邀請我到他家中參觀唱片之外,每次到他位於何文田工作的寫字樓探班,都請我飲茶及食三文治。有次又問我喜唔喜歡食咖喱,然後請我去廟街食「亞龍咖喱」。又有一次說他的同學在窩打老道開了間「雅閣餐廳」,邀請我去「鋸扒」。…總之十分客氣。

音樂知識方面,他也十分豐富。是他告訴我 Ricky Nelson 曾經出版過一張福音 EP 叫做 Ricky Sings Spirituals,歌曲包括了 Glory Train 及 I Bowed My Head In Shame。他又告訴我當年曾經有四位歌星每位在同時期各自出版了一張內附 Poster 的大碟:More Songs By Ricky、Elvis’ Christmas Album(編號 LOC-1035 那張)﹍(其餘兩張忘記了)。

筆者好喜歡 Brian Hyland 的歌曲,可惜有幾首揾極都揾唔到,包括 Lop-sided Overloaded、Every Other Night、Me And My Shadow…等。他就立刻告訴我 Brian 在Kapp 廠旗下曾經推出過一張大碟 The Bashful Blond 及 7 張細碟,我找不到的全部都是 Kapp 的細碟,他更立即唸出那7張細碟的名字及背面歌曲的名字。

我還記得他唱片櫃枱面用玻璃壓放着一幅 Cliff Richard 的黑白照片 ―― 那是從 Young Hong Kong 雜誌(青年香港)剪存下來的 ―― 那亦是筆者最喜歡的 Cliff 造型照。有次問起他那張照片可仍然存在,他說因為搬屋的關係失去了。他更奇怪我仍然記得那張照片。

有次與他談起 Cliff Richard,說我在澳門新馬路一間電器行找到 Cliff 的 Wonderful Life 及 Helen Shapiro 的 Helen In Nashville(內有 Not Responsible 及 Woe Is Me 兩首Hits),可惜見到 Elvis 及 Ricky Nelson 的結他手 James Burton 的個人大碟及 Cliff 的 When In Rome 及 When In Spain 都冇買到﹍。他立即反問我知唔知那間「新世界電器行」的老細原來與太子行間「世界」之兩位老闆原來是三兄弟的。除了外形相似之外,大家都係光光地頭吖!又會咁巧合嘅。

Billy 最受人爭議的習慣是遇上他喜歡的唱片(通常香港人都不會欣賞及來貨不多的),他都會全數買下(買斷),以保存那股個人獨家擁有的感覺。他對唱片的態度,多少受 Metallica 那種 Seek & Destroy 的影響!

所以話,買唱片唔係全部買來聽的!
 
       

X       X       X       X


好遙遠的日子。

無線英文台於凌晨三時曾經播映過三套德國電影:「愛在瘟疫蔓延時」、「吸血殭屍」及「陸上行舟」。其中「陸上行舟」由於有著名演員 Klaus Kinski 及 Claudia Cardinale(港譯「歌迪亞卡汀妮」或「CC」,她曾經是筆者少年時代的偶像級演員。我太太都鍾意睇佢嘅戲。年前曾出任希臘奧運會的宣傳及公關大使)演出,加上是「華納Ÿ荷索」的電影,更是觸目。

「吸血殭屍」及「陸上行舟」的配樂有許多甚至全套皆由 Popol Vuh 負責。

英國著名歌手 Julian Cope 曾經出版過一本論述 Krautrock 的小冊子,其中 Krautrock 50 強內揀選了四張做代表:Affenstunde、In Den Garten Pharaos、Einsjäger & Siebenjäger 及 Hosianna Mantra 都是 Popol Vuh 的作品。我也擁有其中三張,都是從英國訂回來的。

■ In Den Garten Pharaos。
■ In Den Garten Pharaos。
■ Einsjäger & Siebenjäger。
■ Einsjäger & Siebenjäger。
■ Hosianna Mantra。
■ Hosianna Mantra。

曾經出現在 Einsjäger & Siebenjäger 及 Hosianna Mantra 大碟的女歌手 Djong Yun 據Julian Cope 說是日本人。但筆者曾經讀過一些佈道說是韓國人。從英文字母的串法及讀音,我相信是韓國人多一些。

■ 一些來自唱片公司的資料。
   Popol Vuh 一詞源自南美洲「危地馬拉」Ouiche 族人的聖經。
   Popol 表示團結、凝聚。
   Vuh 是天神的名字。代表神奇、肥沃、陽光、太陽。
   部份由 Popol Vuh 提供音效配樂的「華納Ÿ荷索」電影:

■ Aguirre, Der Zorn Gottes (1972)「天譴」

■ Die grosse Ekstase des bildschnitzers Steiner (1974)「雕刻家史坦拿的狂喜」

■ Herz aus glas (1976)「玻璃精靈」

■ Nosferatu (1978)「吸血殭屍」

■ Phantom der nacht (1978)

■ Fitzcarraldo (1982)「陸上行舟」

■ Gasherbrum, der louchtende berg (1984)

■ Cobra verde (1987)「眼鏡蛇」

 

X       X       X       X

 

■ P.S. 本文內的 CD 部份由前 BMG 唱片公司 Regional Office 主管 Catty 及 J & L 的Edwin 免費提供,多謝曬!!雖然攞咗超過二十年,仍未有心情聽。

假如你問我,收集了那麼多唱片,又唔聽,攞嚟做乜?早已說過,唱片唔係張張都攞嚟聽㗎,Popol Vuh 的唱片是攞嚟「曬」的!「曬」命個「曬」。「曬」我有但又唔聽;你想聽,卻又找不到。Popol Vuh 的黑膠是身份的像徵(黑膠咋!)―― 證明我好早已經識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