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倫敦情緣

倫敦情緣

Peter Chow
Peter Chow

Contributing Writer / London Correspondent
特約撰稿人 / 駐倫敦記者


發表於 2013年04月02日 06:03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倫敦情緣

闊別老家多年, 沒想到會有一天能與「音樂一週」讀者在互聯網上重聚。

念中學時, 倫敦對我來說簡直是遠在天邊而觸不可及的城市。Earls Court, Hammersmith Odeon, Roundhouse, Royal Albert Hall, Wembley Arena 及 Stadium 等聖殿好比童話境界裡的樂園, 與我的現實世界完全隔離。後來有同窗出國留學, 來信訴說看 Dire Straits 還有 Roxy Music 音樂會之喜悅, 令我心中產生出一份期望能到海外欣賞音樂會的慾念。
 
1984 年 Deep Purple Mark II 重組是當時我最希望看到的演出, 無奈缺乏經濟基礎無法完夢。翌年七月十三日, 在電視上看 Live Aid 直播對我衝激特別大, 尤其是英國 Wembley Stadium 那部分所包括的 Ultravox, Spandau Ballet, Sade, Howard Jones, Bryan Ferry, David Gilmour, U2, Dire Straits, Queen, The Who, Paul McCartney。那個夜晚, 我立下志願總有一天要到倫敦, 並在有生之年盡我的能力去看齊這些 artists 的演出。我這個計劃在二十七年後, 終於因去年最後看到 Ultravox 才得以完成 (唯獨在 Dire Straits 方面, 其實我只看過 The Notting Hillbillies 及 Mark Knopfler 個人演出, 而非完整的 Dire Straits)。當然另外有許多我還想看而未遇到機會的樂隊及樂手, 事實上革命尚未成功, 所以我仍需努力!

聽音樂, 是用耳, 再加上心。要追求達成夢想, 絕不能只用口說, 需用手及動腳。通過努力奮鬥, 我終於在 Live Aid 後剛好一年首次具備條件到訪倫敦, 在 Wembley Stadium 看了 Queen 的終極巡演 Magic Tour。其後數年, 倫敦 (還有東京, 那是另一個故事) 成為我年假首選目的地。老實說, 香港生活節奏如此緊張, 難得休假理應遠離大城市出外放鬆, 但無奈這個所謂國際大都會提供不足我需要的精神食糧, 倫敦人, 東京人可以下班後選擇的娛樂, 我需要苦等數月, 有時甚至一年才能爭取機會接觸到。換個積極角度來看, 我身處的搖滾文化營養不良環境, 給了我額外努力向上的動力, 因為我固定了自己生存的目標。我討厭香港大多數傳媒只懂得火上加油地擴散拜金主義, 股市樓市版面比文藝版多出十倍, 娛樂版關注報導眾歌星花多少錢買新豪宅。在如此污染思想的環境下, 多少人能夠學懂賺到錢後如何善用才算是爭取真正幸福?

1993 年我首次往大陸旅遊 (期間巧遇崔健在北京的演唱會) 令我大開眼界, 並對祖國產生莫大好奇。翌年起北上 (我所指的 "北" 並非廣州, 而是武漢, 瀋陽, 大連) 工作及生活長達十五年, 期間在 1995 及 1996 年兩度訪英看到的 Jimmy Page & Robert Plant 及 Peter Green & The Splinter Group 音樂會都為「音樂一週」寫過報導。此後十一年我沒有再踏足英倫, 2002 年 Jeff Beck 與 The White Stripes 合演 The Yardbirds 經典, 2005 年的 Cream Royal Albert Hall reunion concerts 及 Pink Floyd 在 Live 8 重組, 2006 年 David Gilmour 在 On The Island Tour (結果還變成了 Richard Wright 的 farewell tour) 中演奏 "Echoes" 等重要歷史性時刻, 我全部錯過了!

錯過這些演出, 絕非因為我住在大陸時缺乏資訊而不知情。相反地, 我和幾個東北朋友每天在互聯網上瀏覽和吸收到的搖滾樂信息不會比香港樂迷少。Cream 那四場 Royal Albert Hall 及後來三場 Madison Square Garden 音樂會, 我們在其發生後兩至三天便從 dimeadozen.org 找到整場錄音來聽; 日本 Empress Valley bootleg label 推出任何最新 "出土" 的 Led Zeppelin soundboard 錄音, 在數星期內便因歐美方面有慷慨 Zepp 迷上載而分享得到; 還有專注 Pink Floyd 的 torrent tracker yeeshkul.com 上那些來自 1970 年代的罕見現場視頻及 David Gilmour 2006 年 tour 幾乎每場錄音。所以我堅決留在大陸而拒絕回香港, 真的不是因為工作合同所困, 而是我個人的自由選擇, 因為那邊比香港更好玩, 空氣更凊新, 沒有那麼多 "in your face" 的媒介垃圾。在該種環境下, 我可以更集中精神在我的愛好上, 比較容易達到樂土在心中的境界。

2007 年末 Led Zeppelin 在倫敦 O2 Arena 的重組音樂會是後來我決定移居倫敦的其中一條主要導火線。據說該場音樂會全球共有二千萬樂迷申請購票, 我當然是其中之一, 卻非常遺憾沒有被抽中。與我情況相同的一位美國朋友竟然冒險飛往倫敦賭運氣, 結果即場買到票! 假設我當時住在倫敦的話, 我肯定會跑去 O2 Arena 門外碰運氣, 因而也可能看到 Led Zeppelin。就這樣, 我又開始心向倫敦, 更在 2008 年中來這裡作了個考察之旅, 期間除了看到 Robert Plant & Alison Krauss 外, 還有 Robin Trower, Tony McPhee's Groundhogs, Pentangle 等在英國以外幾乎不可能看到的演出。此外還遇上兩段絕對畢生難忘的超大驚喜: (1) Jimmy Page 與 John Paul Jones 在 Foo Fighters Wembley Stadium 第二晚 encore 上台合演 "Rock And Roll" 及 "Ramble On"; (2) David Gilmour 作客 Ron Geesin 在 Cadogan Hall 第二晚音樂會演出整首 "Atom Heart Mother" !!! 這類場面, 相信全世界只可能在倫敦發生。事態發展至此, 我已立定心意, 暫回瀋陽及香港, 再花上一年多的準備功夫, 2009 年 10 月變身成為倫敦人後第一場看的音樂會是在 O2 Arena 上演的 Spandau Ballet reunion。

謝天笑有一首非常精彩的歌曲名叫 "是誰把我帶到這裡", 而我在倫敦亦偶然遇到有人問及 "What brings you to London?", 我老實的回答總是 "The gigs!", 這理由很簡單, 也很充份。其中有名較熱情而經常專誠為看音樂會而從法國跑過來的朋友曾問 "So how long do you intend to stay here?", 我答道 "As long as there are great gigs around; or as long as I can afford!"。倫敦許多生活費用都令人窒息且不合理地高昂, 實在難保我能堅持多久, 但起碼在過去三年半至目前, 我認真地體會着 Blind Faith "Presence Of The Lord" 歌詞中所描述的這份感受 ...

I have finally found a way to live,
Just like I never could before.
I have finally found a place to live,
In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我多麼的希望能夠提前十二年到過 Earls Court, 趕上 Led Zeppelin 1975 年在這裡舉行的音樂會!
Hammersmith Odeon, 後來更名 Apollo; Whitesnake 的 "Live In The Heart Of The City" 及 The Firm 的 "Live At Hammersmith Odeon" bootleg 早已令我神遊至此多年。1991 年 6 月的倫敦之旅主要為看三場 Yes 在 Wembley Arena 的 Union 音樂會 (回港後為「音樂一週」寫了詳細報導), 卻非常幸運地遇上前 King Crimson 小提琴手 David Cross 在 The Half Moon 及 The Allman Brothers Band 在 Hammersmith Odeon 的演出, 兩場都同樣難能可貴! 當時 Allman Brothers Band 的原裝結他手 Dickey Betts 仍在隊中。
經過多年後, 我才遇上第一次在 Royal Albert Hall 看音樂會的機會, 是 John Fogerty 自 1971 年與 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 在此演出後, 三十七年以來首次重返 Royal Albert Hall, 歷史意義重大, 整場演出被拍攝成翌年出版的 "Comin' Down The Road ~ The Concert At Royal Albert Hall" DVD。
Roundhouse, The Doors 唯一一次在英國演出的地點, 還有 Syd Barrett 時期的 Pink Floyd, Soft Machine, Jimi Hendrix, Led Zeppelin, Jefferson Airplane 等都曾在這裡演出, 令這座建築物散滿靈氣! 我第一次到 Roundhouse 朝聖比 Royal Albert Hall 還要晚, 看的同樣是經典人物, Japan 翻唱那首 "I Second That Emotion" 的原作者 Smokey Robi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