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We Rock: Halfway To Paradise

We Rock: Halfway To Paradise

Danny Lee
Danny Lee
Music Week Special Project Editor
發表於 2017年12月04日 23:59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We Rock: Halfway To Paradise

Billy : Halfway To Paradise

最不願意接受的現實終於獲得證實。

X          X          X          X

70 年代初期,北河街與鴨寮街交接處有好幾檔舊唱片出售。從早上十一時開始至晚上八九時止,分批有不同的檔主開檔:潮州婆、霍能、肥李、鬍鬚佬…… 遇上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還加上黄偉君(肥黄及呀梁,場面相當熱鬧…… 當日,「唱片騎士」還未入行。


由於口味接近,一個偶然機會,結識了 Billy。有次我在電話中透露了於潮州婆處買了張德國版的 Buddy Holly 唱片,詳細描述之下,得悉原來這碟他也揾了很久,亦很希望我能夠轉讓給他,最後我反建議不如大家來過交換。

結果是換來了 Rick Nelson 的 Album Seven By Rick。他同時告訴我這碟是美版套港版碟。美版碟的從來没有到過香港。由於美國總廠方面恐怕香港會做翻版,於是提供美版封套,以控制其印碟數目。

許多朋友都曉得 Billy 是位 Presley 迷,其實他連 Elvis 那類風格的歌手也喜歡 —— 英國的 Billy Fury 更是他教曉我聽的。另一次,我又在潮州婆處買了張 Billy Fury 的專輯 Halfway To Paradise,Decca 出版,是 mono 的 —— 他十分錯愕,那裏竟然有這碟出現…… 結果又促成另一次交換。
 
有朝早上在快富街近砵蘭街電力站附近的雜價攤買了四張 Everly Brothers 的 EP,每張只售兩元,在電話中告訴他之後,他立即問我是什麼 label 的,是否 Cadence 廠的 (我當日還未知有這間公司) ,我告訴他是,他立即問我可不可以讓他看看,我見他這麼心急,之後就約他來我家中看看,我見他那麽喜愛,買回來又只不過幾元,索性送給他算了……

有次 Billy 請我往窩打老道近 Universal 模型舖樓上(閣樓)一間叫「雅閣餐廳」的食肆据扒,他說那是他同學開設的,所以他一定要幫襯番一次。一邊食一邊談,他教導我不要太信任人,隨便讓人往家中看碟,因為人心叵測…… 此外若見到任何有關 Rock Singer 的物件 —— 爛唱片封套也好,沒有了封套的唱片又好,宣傳物件,雜誌,海報,明信片…… 統統都要買下,因為將來會價值狂升,分分鐘發咗達都唔知…… 

有一年,Benny Lai 替我買了張 Brian Hyland 的 2 in 1 CD The Bashful Blond

(The Bashful Blond + Let Me Belong To You) 給我,我當然知 Brian Hyland 也是 Billy 的心愛歌手之一,於是 burn 了一個 copy 給他。大家相約在德福一間酒樓飲早茶。寒暄一番之後見我連那本 booklet 也彩印,釘裝到十足原裝一樣, 還大贊我細心。 Billy 原本是位籃球健將,當我見他行動要用拐杖協助都十分錯愕,他不待我開口便主動告訴我他近期做了心臟搭橋手術,要動用腳部的血管……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相聚,共談音樂的時刻…… 
雖然一早已作好了心理準備接受這壞消息, 然而……

X          X          X          X
 

今夜,我豈能安然入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