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Danny Lee
Danny Lee
Music Week Special Project Editor
發表於 2017年10月16日 03:06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School Days Re-Revisited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Day One)

我校是全日制的,因此午膳時間便剛好成為同學間增進友誼及「吹水」的好機會。旺角的「綠葉餐廳」(啲忌廉白湯很好飲) 、鑽石山的擔擔麵(原來擔擔麵唔辣係冇咁好食的!) 、 紅磡馬頭圍道及蕪湖街一帶的上海鋪(好懷念那些炸排骨麵 ── 其實係炸豬排麵,十分香脆) 、界限街近金巴倫道口油站那間「大華」園林酒家(啲學生餐都幾抵食。) 、彌敦道近富都酒店那間酒家(最靚係北菇蒸雞飯。) 、窩打老道近律倫街對面間基督教會開辦的附設飯堂(餐餐都係咖喱雞配薯仔,好處係白飯任「裝」,兼近住學校,打風落雨唔想濕身就最方便!) 都是最喜歡去的聚脚點。
Navis 住在大磡村,常常對我說,“Danny,曉彈結他沒有甚麼了不起,你有心學三個月,包你曉彈。最難其實係讀書,如果讀書讀得好,就做乜都冇問題。”
有次大家在鑽石山食完擔擔麵之後,他約我到他家中看他那支結他 ── 是橙紅色的 Fender。
他最喜歡彈的歌曲是 You’ve Lost That Lovin’ Feelin’。
 

X              X              X              X

 
另一次一同在旺角綠葉食晏,將近食完,Navis 突然走去另一卡座的女同學旁,高唱 Hello Dolly、但歌詞則改為 Hello Darling! I Am Navis Darling………. 點知班女仔並無反應,兼找數離場,引得我們一班同學大笑。

  

X              X              X              X

 
又另一次下午放學時候,剛好遇上隔離女書院一班同學,Navis 又高聲隨着女生們唱着 Dave Clark Five 版本的 “Do You Love Me, Why Do You Love Me?” 點知其中一位女生突然擰番轉頭回答一句: “你信唔信我用條底「Fu」笠你吖嗱?” ……。

■ DAVE CLARK 5封套
■ DAVE CLARK 5封套
 

 1964 年 6 月,Beatles 來港表演,由於 Ringo Starr 喉嚨發炎而改為由 Jimmy Nicol 代替。之後同學中有幾位看過表演的都表示 Jimmy 打鼓較 Ringo 出色,事實 Beatles 的演出曾於本港商業英文台錄音播放。 

 
■ BEATLES IN HKG
■ BEATLES IN HKG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Day Two)

我班同學中,共有三位叫 Danny 的。個子高高 Danny Chan 不愛音樂,卻熱衷於螳螂拳。班主任 Mrs. Watsons 叫他做「Long Tall Danny」。另一位 Danny Lai 則又彈又唱。最喜歡玩 The Troggs 的 With A Girl Like You 及 The Mamas And The Papas 的 Monday, Monday。到過他住官塘區的家,原來他也喜歡 The Kinks、擁有樂隊的 Kinda Kinks,是美版 Reprise 的。

■ KINDA KINKS
■ KINDA KINKS

X              X              X              X

 

Placid 個子較高大,「花名」「阿牛」住紅磡區。我之曉得紅磡區有那麼多美味的上海麵鋪全憑阿牛引領。學校地下嗰層近樓梯間有一具鋼琴,Placid 經常彈奏 Guitar Boogie (鋼琴版) 。由於他留有一頭短髮,又有少許「孿」,加上他彈琴時又用埋脚,甚至成個人踏上琴鍵部份,成個番生 Jerry Lee Lewis 咁樣。攪到成部鋼琴走哂音,要學校揾師父調校音鍵! 有次到訪他家中,竟然見他擁有一張 Al Caiola 的 “EP”,歌曲包括有電影「六壯士」的主題曲 The Guns Of Navarone 及 Guitar Boogie,唔怪得佢成日彈都唔厭啦。

 

X              X              X              X

 

此外,Placid 也彈得一手好結他,Peter Paul And Mary 的 Yellow Bird 是拿手好戲。

 

  X              X              X              X

 

Eddie 家住沙田,卻有一位年齡相近的舅父 Thomas 住在太子道近科發道,所以好多時放學後便到他家中聽唱片。Thomas 是一位鼓手,亦會彈結他。
Eddie 是彈結他的,課餘後許多時彈彈 Tea dance ,賺點零用。他擁有一支 Fender, Body 鑲包着一層白皮,十分有型。曉得我識唱 Del Shannon 的 Runaway,所以經常邀我唱,然後他彈結他伴奏,ad libs 則彈 Venture 式的 Solo,最後更教我彈結他,第一首是 Animals 版本的 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是 Am Key, 又告訴我何謂 Broken Chord……
Thomas 有自己一間私人房間,擺滿唱片,大碟,細碟都有。Kinks 的 Kinda Kinks、Dave Clark Five 的 Catch Us If You Can、Dino Desi & Billy 的 I’m A Fool、Nancy Sinatra 的 These Boots……。記得初次到他家中播出 Shadows Of Knight 的細碟 Gloria 時,還以為是 Rolling Stones,特別是背面那首好似叫 Dark Side 的、成首好似 Heart Of Stone 咁,以為是唱片印錯樂隊名。其後於找到那張大碟 Confirm 是 Shadows Of Knight 。
事實 Eddie 極喜歡 Rolling Stones,他說他每張 Stones 的大碟都整張識彈,更強調「執歌」好重要。
執得多自然會開竅領悟每隊樂隊、每首歌之奧妙。
他最喜歡 Stones 那張 High Tide And Green Grass 精選,解釋一面是 High Tide、另一面是 Green Grass,更喜歡 Keith Richards 那條褲的花紋,於是有天揾埋 D.Lai 三人一起揾匀整個深水埗區,(由黃竹街至欽州街整條鴨寮街,包括地鋪、排檔、樓上鋪、製衣廠) 都揾唔到合適的花款。結果他另一位舅父從外國返港在香港「永安」找到一條相近的オ心息。唔平
,成三百幾蚊,嗰陣中環啲文員每個月薪水都係三百幾咋。

■ HIGH TIDE
■ HIGH TIDE
■ GREEN GRASS
■ GREEN GRASS
■ KEITH RICHARDS
■ KEITH RICHARDS

X              X              X              X

 

同年十月放假日,D.Lai、Placid、Eddie 四人約好到城門水塘露營,那天剛好扯三號風球,當時天氣晴朗,沒有風雨,於是繼續行程,可是下午過後,忽然大雷雨,山洪暴發,連營幕也冲走,幸好各人平安。

■ 在荃灣出發前三號風球
■ 在荃灣出發前三號風球
■ 城門水塘
■ 城門水塘

X              X              X              X

■ MY FAIR LADY 票
■ MY FAIR LADY 票

65 年 5 月,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柯德莉夏萍主演)在港上映,由於片商優待學界,大批不同學校的師生聚首一堂,氣氛熱鬧。

播映正畫電影之前,銀幕上正播放着廣告片及預告片…突然間,女厠門外傳來哄動之聲,原來有頑皮的同學一早預備好大盒化學臭蛋掟入女厠。臭得大批女同學大驚失色,奪門而出……。
咁都好玩一餐!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Day Three)

Felix (結他)
Peter (結他)
Mario (鼓)

X              X              X              X

  

我班共有三位姓 Xavier 的同學: Anthony  Xavier (木結他) 與同班的 Edward Khan (電結他) 共同一隊。有次更邀我到位於馬頭角的家中看表演,他們是彈 Shadows 的。
不玩音樂的 Rui Xavier 與 Francis Xavier (鼓)是表親。Francis 與四位喇沙書院的朋友(可能是舊同學)共組 Band,隊中有位叫 Tony Xavier 的結他手與 Anthony 是表親,全部玩哂 Rolling Stones 的音樂。
Mohammed (鼓)課餘夜間還到夜總會兼職打鼓,為人十分友善。彈 Bass 的 Louis 身高六呎多,與 Form 4 的歌手 William 同屬 Bar Six 成員,最有名氣。

■ BAR 6
■ BAR 6
■ 校園生活
■ 校園生活

X              X              X              X

 

接近考試時段,有天 Felix 約我到他家中一同温習數學。當時我的數科在班中成績數一數二。 Mario 告訴我 Felix 的家族是宋家王朝的後人,開設多間茶樓,更約好 Peter 午後一起到旺角鳳如食碗仔翅。食完就簽單。然後往 Felix 位於尖沙咀嘉連威老道家中彈 Band ……第二朝オ温功課。
原來 Felix 屋企早已放有兩支 6 線 Hofner、一支 Fender 及一套鼓,玩的是 Ventures 及 Tornados 式風格之 Surf Sound。
拿手好戲是 Astronauts 的 Rocket Man
第二朝醒來。以為開始温功課,點知 Felix 話要到「通利」取結他 ── ── 他訂了支 Fender Mustang 啱啱到咗。我問他 Mustang 與 Strat 有何分別,他說 Mustang 有個制,「啪」咗落去彈 Pipeline、Diamond Head、及 Driving Guitar 等歌曲之特別效果時會較方便,唔需要加上任何技術控制……。果陣時支 Mustang 都要買成二千幾蚊
!
拎到支結他番屋企,佢叫我揸吓睇同其他結他有乜分別。我感到它很輕,比起 6 線 Hofner 輕成磅!
 
會考在即,班中於此時更換 History 老師姓黄的女姓來自港大
同學說她就是 Pat Boone Fan Club Chapter 237 的會長 Teresa Wong同學們甚至還當着她面前高歌 Pat Boone 的歌曲 ── 她卻無動於衷……。
除了講學之外她還特別 set 好了 20 條 Model Answer 給我們熟讀: The Result of French Revolution、Congress of Vienna、Quadruple Alliance、Holly Alliance、「鐵血將軍」「俾斯麥」等結果「貼」中了七八條
會考咁都唔及格,好砍頭埋牆咯!

■ 校園生活
■ 校園生活
■ 校園生活
■ 校園生活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Day Four)

聖誕是一個歡樂的日子,特別是一些耶教背景的學校。我校是天主教的,有聖經讀。讀舊約的 Vocab 特別難記 ── ── 同元朗間初中時的母校沒有分別 ── ── 同樣咁變態,用英文讀中史,乜野 Three Kingdoms (三國) 、Sung Dynasty、…… 等讀到抽筋。
可聖誕嚟個大解放,四個班房都開 Live Band 大跳特跳。 From 4 個班房最熱,William 及 Louis 隊 Band 大唱 I Saw Her Standing There、Money、Twist & Shout,連班主任 Mrs. Watsons 都上埋去跳,跳舞跳到大汗淋漓。我對跳舞沒有興趣,兩三首歌之後就落番去自己個班房聽隊喇沙 Band 玩 Stones 的作品。It’s All Over Now、Heart Of Stone、Get Off Of My Cloud、The Last Time……。
嗰位歌手扮到成個 Mick Jagger 一樣,特別是唱 Heart Of Stone、Not Fade Away 及Around And Around 時更加入吹囗琴的部份,格外出色。原來囗琴「過咪」的效果是如此吸引的……。
 
老實講我母校的聲譽一向唔係咁好。大部份人都說我校濫收學生,成班牛黃頭……。
有次校長 Mrs.Sun 與我們閒談間表示 “我乜嘢學生都收。祇要佢讀,我就收,如果我都唔收,佢地就會冇書讀,冇書讀就完全冇哂前途,將來會好慘
!”
我聽了感動到幾乎喊出嚟

Do You Remember?
School Days (Day Five)

聖誕過後,一天在上課交接時間,Mario 突然轉身問我: “Danny,你知唔知 Felix 同 Nancy 已經訂咗婚喇,佢哋手指上隻介指係訂婚介子嚟”。我答 “唔知喎!”
第二朝未上堂之前,Nancy 突然對我說: “Danny,我已經同 Felix 解除婚約喇,你睇,我已經攞番隻介指喇!” 她一邊說,一邊將那隻刻有 Nancy 中文名字的白金介指遞給我看!

 

X              X              X              X
 

Those Were The Days!!

■ 西貢大網仔
■ 西貢大網仔
■ 青山寺
■ 青山寺
■ 青山寺
■ 青山寺
■ 西貢百花林
■ 西貢百花林
■ 沙田
■ 沙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