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跟½之U.K. 道別: John Wetton與Allan Holdsworth

跟½之U.K. 道別: John Wetton與Allan Holdsworth

Benny Lai
Benny Lai
駐美國洛杉磯的“音樂一週”作者
發表於 2017年04月17日 14:45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跟½之U.K. 道別:  John Wetton與Allan Holdsworth

  只是兩星期前聽到Allan Holdsworth將在加州舉行十場八場的mini tour, 與三位樂手在可容納五十至八十人之小場館演出.  心想, 每場得數十人, 二十美元一張門票, sold out也得一千元, 究竟如何維生?  Allan已年屆七十有一, 近年極少推出新作, 唱片銷量一向微薄, 莫非他儲好一筆可觀的退休金?  就算將推出的box set又能賣出多個?  又一位懷才不遇的樂手?  Allanprogressive音樂界最具影響力的其中一位結他手, 加入過的  Soft Machine, The New Tony Williams Lifetime,  Jean-Luc Ponty, U.K.Bruford等是極具代表性的名字.

 

  Allan 於四月十五日突然離世, 死因不明.

 

  每次聽到有樂手離世, 自然會想當年一番. 玩音樂和聽音樂的同樣擁有悠久的歷史.

 

  當年聽音樂懷著極高的好奇心, 甚麼音樂與樂手都想試.  Music Week接觸到Allan Holdsworth多次後, 第一張擁有的Allan Holsdworth個人唱片是八四年的EP Road Games, 隨後是八五年暑假在恒豐唱片店購買的日版Metal Fatigue。到今日, Metal Fatigue仍是我No. 1Allan Holdsworth作品, 年輕的Gary Husband在主題曲中段的超水準drum solo仍叫樂迷津津樂道.  後來玩SynthAxeAtavachron(八六年) Sand (八七年) 也是非一般之結他傑作.

 

  solo以外的作品, U.K. 七八年的同名debut唱片被譽為progressive art rock巔峰之作. 可惜, AllanBill Bruford一年後亞並肩離隊組成Bruford.  John Wetton 於今年一月三十一日因結腸癌去世.

 

  大概是八零年三月, 正以為U.K. 是一個玩punk的組合, 聽到港台錫輝先生在上午十一時三十分左右播出剛面世現場錄音唱片Night After Night中的 Rendezvous 6:02, 接著是Sam Jor在樂在其中播放的Night After Night, Nothing To LoseIn The Dead of Night, 三十七年後, U.K. 的唱片依然是我車中CD機的「常客」. 

 

  U.K. 的四位成員, 如今只剩下Eddie Jobson Bill Bruford.

部分與Allan HoldsworthJohn Wetton有關的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