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The POLICE live in 香港 by 劉毓華

The POLICE live in 香港 by 劉毓華

Edwin Wong
Edwin Wong
音樂一週編輯
發表於 2016年03月11日 19:19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The POLICE live in 香港 by 劉毓華

新春的歡樂,隨著桃花的盛放,凋謝而漸漸隱退………。
 
快樂的時光似乎溜得特別快。
 
不過,每個人都懂得利用回憶來捕捉那一剎那便是永恒的歡愉。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便是本港樂壇值得紀念及追憶的日子,因為搖滾結他英雄Eric Clapton像天神般現身在我們的眼前獻技。以他底凌厲的指法,震撼的音符來實現那神話,滿足了我們的美夢!
 
於是,我們學會了貪婪。
 
我們渴望著有更多響噹噹的樂壇猛將蒞臨這個小小的島嶼遨遊,到我們的靈魂深處搖擺!
 
此刻,正當Clapton的身影還縈繞腦際,那串串的煙圈、那一下斷弦⋯⋯還是那麼的鮮明在目,Police來港的消息,叫我們喜愛搖滾的一群,再度感到目眩心悸!
 
一位是樂壇史上的經典人物,一隊是後起之秀,芸芸新浪潮樂隊中的佼佼者,Clapton代表著資深一代的搖滾英雄,而Police則身負推廣新一代、新氣息的音樂之巨責,而兩者都同擁有叫我們搖擺得可以的能耐,單憑這點,就好有理由叫我們拿出一百幾拾元來一瞻他們的風範。況且,活在這個枯竭得要命的香港樂壇中,我們著實需要付出多一點力量去支持及綠化它⋯⋯!否則,我們的貪婪,又如何去滿足呢?

好不容易才等到二月廿六日一個陰霾的晚上,還好老天爺也喜歡聽出色的搖擺樂,雷雨,還是延遲了好多個鐘頭後才悜威。
 
據說越戰時期,灣仔的酒吧生意滔滔不絕,是美國大兵必到之地,如今,那些賣笑的生涯,也得轉移陣地,有好些站得住腳的,也轉向做本地人的生意了;有生意頭腦的,也曉得迎合潮流,投資開辦年青人喜愛狂歌熱舞的Disco。說起來,也覺得自己老土,若果不是Police要在Disco裡演出,可能,這輩子也沒有機會親身經歷那新奇的裝飾,變化多端的燈光和那出色的音響設備呢!
 
大概是八時卅十多分吧,與同文的幾位朋友踏入這個新奇的世界裡,樂聲早已從老遠飄來。不過,到會者還未見得踴躍,幾對外籍的青年男女,正在舞池中隨著強勁的音樂搖擺著身軀,他們會否幻想自己是John Travolta呢?當時腦袋竟問起了這個怪問題。
 
隨著樂聲的節拍,燈光的閃爍,時間亦一秒一秒地過去,人群也續漸地聚攏在舞池中搖曳。坐在柔軟的梳化上,偶而呷一兩口甜酒,我竟然感到一絲絲的困倦,雙腳隨著樂韻一下下的打拍子,但在這個場合來等待一隊Rock Band的演出,那種感受很是怪異!
 
放眼看看四周,有不少圈中的人士也絡繹到場,由於燈光閃耀不定,連打招呼也變得是一件難事了。我們的廂座剛好對正台前,兩邊放了兩支射燈,有些穿著Police T恤的場務員正在台上打點,捧酒的女士繁忙地在埸中穿插,好忙碌的一個晚上啊,是嗎?
 
好不容易才等到九時正,可惜,Police要到九時卅分才出場。不過,謝謝當晚打碟的DJ,除了Disco音樂外,他特別挑選了好些Rock的歌曲,有Michael Jackson、有M、有Led Zeppelin、有Mike Oldfield⋯⋯,驚喜地還有Specials好幾首Raggae形式的歌曲呢!相信有好些還未聽過Specials的樂迷還以為是Police的作品,驟耳聽來,那種味道確有幾分相似。不過,深入分析一下,Police與Specials的音樂,在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分別,有機會日後向各位分析一下。

三十分鐘也隨著搖擺的身軀過去了,首先由當晚的司儀Mr. Mike Suza宣佈Police到場,然後Police的經理人(?)宣佈一九八零年英國的No. 1樂隊Police上台,Police三位成員Sting、Stewart Copeland及Andy Summers隨著熱烈的掌聲與歡呼聲走到自己的崗位,樂聲甫開始便是一曲節拍強勁的Next To You,在Sting一聲號令下,樂迷蜂踴地擠到台前,揮動他們那象徵搖擺力量的手,而且目光也集中在左邊的Sting,可借,Sting的低音結他音量似乎大一點,幾乎將Stewart的鼓聲及站在右邊Andy的結他聲也蓋過了,不過,Sting在唱I Feel “So Lonely”之時,低音結他的音量也調教得怡到好處,而台前卻似乎有點混亂,站在後面的樂迷,因為希望一睹他們的偶像,好些已站在椅子上引頸高盼,這個熱烈的情況,反使台上的三位「警伯」更加豪放。

上半場,Police選唱的歌曲大部份是來自他們的大碟Outlandos D’Amour;So Lonely之後,有Sally、Hole In My Life、Truth Hits Everybody等,熱烈的樂迷除了跟隨樂聲擺動身軀外,也情不自己禁地跟隨Sting喊著So Lonely! So Lonely! Yeh! Yeh!,Sting 還特別在So Lonely的中段加插了幾句Hong Kong Island⋯⋯等字句,引來了不少的歡呼。一曲Message In A Bottle的出現,引起了一次的高潮,I hope that someone get my: “Message In The Bottle!”“Message In The Bottle!”“Message In The Bottle!”叫喊聲響遍每一個角落。

隨著Walking On The Moon、Can’t Stand Losing You 及Reggatta De Blanc的Dee Oh, Dee Oh, Yo Yo的叫喊聲後,Sting宣佈樂隊要暫時離場,到另一邊的酒吧拍攝一個頒獎特輯。

原來Police剛獲得英國B.B.C.電台每年所選出的最佳樂隊及最佳唱碟榮譽,可謂雙喜臨門,而當晚的現場實況及頒獎儀式亦會直接轉拍回英國B.B.C.電視台播出呢!

約十一時卅分,Police再度出場。三人竟穿上了金光閃爍的中國刺繡服裝上陣,揪起了一陣歡呼聲及掌聲,Sting向觀眾說了幾句道歉的説話後,強勁的樂聲再起⋯⋯Bring On The Night可算是整晚三人Jam得最出色的作品,其後的Peanuts、The Bed’s Too Big Without You都較為平淡,一曲樂迷熟識的Roxanne再度揪起高潮,樂迷亦隨著樂聲高唱Roxanne Yo!,反應十分熱烈。

Sting在唱Born In The 50’s時,簡略地介紹其他兩位隊員,還打趣說他們站在台上,好像分別站在兩間房子裡一般;委實,樂迷的目光大多集中於Sting一人身上。中間打鼓的Stewart反不覺得怎樣,台另一邊的Andy似乎被受冷落了,於是乎,在一曲Encore的 Be My Girl中段,Andy唸了一遍歌詞,吸引了樂迷的目光,在一曲Next To You之後Police整晚的演唱會亦告結朿。

「聽」完整個演唱會後,唯一感覺到的是Police的音樂煽情力量很大,他們將Reggae原來那種慢條斯理的節奏改為較重型的搖擺節奏演出,玩起來,就比唱碟中的版本勁好多,加上台下觀眾熱烈的反應,三種最簡單的樂器結合也能奏出極搖擺的音樂來,出色的音響效果,無疑也幇了他們很大的忙!

最後一點,要多謝主辦者的勇敢,不過,雖然在Disco內與Police一起搖擺,無疑那種子「接近」的興奮使台上的表演者和台下的樂迷更加投入,更加打成一片。不過,如果要我選擇的話,我會較喜歡在適當的表演場地,對嗎?

文:劉毓華            攝:劉大智
文:劉毓華 攝:劉大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