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 (五 ~ 十)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 (五 ~ 十)

Danny Lee
Danny Lee
Music Week Special Project Editor
發表於 2016年03月03日 13:37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從未啟播的音樂載體 (五 ~ 十)

(五) 沒有 Sandy Denny 的 Fairport

若果唔係 Sam Jor於「樂在其中」內介紹咗 Morris On, 差點忘記了自己曾經買過這套雙卡帶 Box Set 「The Boot」。卡帶收錄於 1983 年一次 Fairport (Convention) 重組的實況。

樂手包括:
Simon Nicol (結他)
Ashley Hutchings (低音)
Richard Thompson (結他)
Dave Swarbrick (Violin, Viola, Fiddle………)
Dave Mattacks (鼓)
Cathy LaSell (唔知係唔係咁串法)(主唱)

好歌多籮籮: Walk Awhile, Sloth, Rosie, Matty Groves, Meet On The Ledge, Crazy Man Michael, Farewell Farewell, Rising For The moon….

該卡帶一直沒有機會播唱,現時兩部卡帶機都壞了,只好留作紀念。

(六) 「狼」來了!

離開 Curved Air, Darryl Way (Violin, Keys) 找來 Dek Messecar (Bass, Vol)、John Etheridge (結他) 及 Ian Mosley (鼓) 另組 Darryl Way’s Wolf。

推出大牒 Canis Lupus (73) 。

入咗 E 記做嘅 John 雖然日對夜對唱片,依然對音樂熱誠如一,向我們大力推薦該牒。

當年一般唱片賣 22 元,但代理 Decca / Deram 的「謀得利」卻賣 26 元。然而仍是手快有,手慢冇,稍一猶疑,便…… 。

86 年往九州旅行,在鹿兒島天文館通購得 Darryl Way’s Wolf 的第三張大牒 Night Music —— 當然是黑膠啦。有次往外父屋企食飯,順便帶埋張戰利品前往試聽,外父套Hi-Fi 是 Kenwood,幾專業㗎。佢一聽便大讚話個 Violin 手好嘢,我問佢㸃知嘅,佢話”聽佢「埋弓」個吓功夫就知,唔係個個都做得到㗎”,果然係行家之言!

至於 Saturation Point,係信和「阿寸」幫我揾的,難度咁高嘅唱片都揾「倒」,認真難得,唔該哂!

雖然三張一套 CD 都揾到,但一直沒有時間播聽。

(七) 第一代 Yesman :  結他手 Peter Banks

好懷念 70 年代仍有 BFBS 英軍電台播放的日子: 早上 9 時起便有 House Wive’s Choice。Baby Sittin’ Boogie (The Four Most) 、How Do You Do It? (Gerry And The Pacemakers) 、I’ll Remember You (Frank Ifield) You Talk Too Much (唔記得邊個唱) 等較冷門的歌曲接觸。

星期六、日下午有 Top Of The Pops、Music Scene 72 73……。晩上更有一句鐘的 In Concert、專播 Hawkwind、The Motors、Dire Straits、Jeff Beck Group 的 Live 演出。

 

X          X          X          X


自幼便搬入荃灣居住。

有次從街招中得悉有歌迷會在「雅麗珊服務中心」內介紹 Rock Music
其中名單内包括了 Jeff Beck Group。好奇心驅使下决定依時前往一看究竟。


原來播歌那位小伙子剛好中學畢業,叫做阿 Joe,外型打扮成個樂隊 America 果位四眼仔一樣。他也彈 Band,彈 Eagles 首 Witchy Woman 更是相當不俗。播歌當日他還帶同私伙唱盆,擴音 Hi-Fi 之外,連 Reel To Reel (Open Reel、又叫大轆帶) 錄音機都出埋,認真熱心。他播 Jeff Beck Group 那段時間正好用上錄音機,該段錄音正是從收音機播放 In Concert 節目時錄下的 (我一聽便認得)。

閒談間知悉原來他與我都住在同一個屋邨同一座大廈。

「我正奇怪我哋棟大廈竟然有人聽 Yes,原來係你!」 他說。

有次他邀我往看他彈 Band
地點是福來邨,其中一位結他手是 Ronnie原來我們三位都住在同一棟大廈。Joe 與 Ronnie 是同學,稍後他倆還合作出版了一份以「香港青年週報」、「年青人週報」為藍本的週刋「青蘋果」,週刋的命名表示該刋物還未到成熟的階段,所以呈現青色。兩年後,Joe 跳飛機到澳洲,還寫信向我及家人問好。Joe 的老媽子與我的媽子相熟,告訴我媽阿 Joe 在澳洲好辛苦,日頭做餐館,又要幫手清潔; 晚上打 Band打到三更半夜,咁辛苦都唔知為乜! (其實每個年青人為了理想都要付出代價)。

 



阿 Joe 對 Robert Fripp 相當著迷,還學他玩 Frippertronics 。方法是利用一具卡式帶機,放入一盒沒有錄音帶的空 cassette 盒 。(將膠帶事先拆走),然後按下 cassette deck 的「Play」及「Rec」鍵制,再將結他 Jack 之插頭插入 cassette deck 的「輸入」插制內,便可彈出 Frippertronics 的效果。

記住:結他的 Volume 不要開得太大,要循序漸進。事先聲明,咁樣玩法部 deck 好快「報銷」。

我都試過呢個方法,效果果然非常接近要求,可惜部 deck 幾吓就「玩完」!!

 

X          X          X          X


兩張大牒 Yes 及 Time And A Word 之後、Peter Banks (結他) 找來 Colin Carter (主唱) 、Ray Bennett (低音) 、Mike Hough (鼓) 、Tony Kays (琴鍵) 合組 Flash (72) 並推出首張同名專集。之後分別錄了 Flash In The Can、Out Of Our Hands 及 一張 Solo 大牒Two Sides Of Peter Banks客串人物除了隊友 Ray Bennett 及 Mike Hough 外,還包括了來自 Focus 之結他手 Jan Akkerman、Genesis 的鼓手 Phil Collins,結他手 Steve Hackett 及「萬能泰斗」John Wetton。


黑膠時代,Flash 首張同名大牒連 ’E’ 記阿 John 也說從美國那邊亦冇貨訂,廹得買二手。當阿 Joe 知悉我揾到該牒後便立即通知我必要聽聽 Side One 第一首歌,我亦照做,因此至今四張黑膠大牒,我只聽過一首歌曲,而 CD 版的,至今仍未開口。

Flash In The Can 的 CD 版在福岡天神地鐵站上蓋間 Tower 都買唔到,又要麻煩信和「阿寸」嘞。

P.S.
Peter Banks -- Can I Play You Something 是一張 Tribute 式雜錦牒。收錄了 64 至 68 年間於 Devil’s Disciples、Syn (Chris Squire Bass / Vocals)、Mabel Greer’s Toyshop、及 The Neat Change 時期的錄音。

Beyond And Before -- 69 - 70 Yes 於 BBC 的錄音。 CD,仲係金牒嚟,使唔使咁誇張呀。

The Lost Broadcasts -- DVD。

全牒共有 8 首作品,43 分鐘,而只有四首是有 Peter Banks 的。

這套 DVD 倒看過一次,水過鴨背。而上述兩套 CD 至今都仍未聽過。

(八) 果然嚇鬼!!!

整套 Spooky Tooth 及 Mike Harrison 的個人專輯黑膠美版早已經擁有。買這兩張 CD 純因唱片封套設計是原裝英版的關係。

美版的 Spooky Two 由 A&M 發行,單封套,造型照只有五份之一大。CD 版屬原裝英國設計,封套,而造型照也更大。何况還另加 7 首Bonus Tracks!


The Weight 是 The Band 的名曲,Spooky Tooth 重唱作為 Single 推銷,屬於 non-LP cut,這裏包括了細牒 mono 版本及美國大牒版本的錄音。

「牒海」話當年呢首歌,好多人都揾到發哂癲。早年筆者亦曾於池袋一間二手牒店內找得 It’s All About 的 CD 版,以色列印製,牒內也有 Bonus Track〝The Weight〞收錄。

Ceremony 雖然以 Spooky Tooth 名義掛帥,但風格屬於電子實驗,全牒充滿恐怖氣氛。似 Pierre Henry 的 Solo Album 多於一切。其中一曲 Prayer,歌詞以主禱文為骨幹,風格相當詭異。

黑膠美版單封套,絕對失真。

(九) Ron Geeson 與 Roger Waters 合作「人體奇觀」電影配音

70 年代好興在雜誌上登廣告賣牒。賣牒的原因最多是學生往外國留學、搬屋、唔啱聽……也有一些是因為生活問題。

曾經有位住在旺角先施大廈的,職業是戲院帶位,也有彈 Band,同樣叫做 Danny,就因為失業而要被迫放棄唱片。我幫佢買咗張 Free 嘅 Highway -- 星記版,單封套,Traffic 嘅 Barleycorn Must Die 德國版,單封套,封面是英版內頁之樂隊全體照。結果在幾年後才買回德國版之 Free〝Highway〞,因為是封套的。再幾年後才揾到英版之 John Barleycorn。

 

Wishbone Ash 的 Argus 及 Pilgrimage 則從同樣是住荃灣的學生哥買的。星加坡版,要好多年之後先買到首張同名大牒及外國版的其他 Wishbone Ash 唱片。

「人體奇觀」The Body 已從電視台看過了,拍攝和配音同樣沉悶。唱片是從住在大角咀「富貴大廈」的 Rommy 處買的。若果唔係有 Roger Waters 個大名印响封面度,儍果個先會買呢張牒。

同一批買入的唱片中還有 Peter Hammill 的 In Camera 和 Van Der Graaf Generator 的Pawn Hearts。

點解佢會叫自己做 Rommy?唔通佢係「沙漠之狐「隆美爾」的 Fans?我都鍾意砌德國坦克模型㗎。

Lord Sutch 與名車(十)

許多年之前,友人送了張 Screamin’ Lord Sutch 的 45 轉細碟,聽後「驚」為「天碟」,從此不敢再接觸這名字。

唱片是托「阿葵」從美國訂購回來的,原因並非為了那堆嚇人的客串樂手名字:Jeff Beck、Jimmy Page、Noel Redding、John Bonham 及 Ritchie Blackmore、Nick Simper、Keith Moon 等,而是封面設計那輛 Union Jack Car —— 以英國國旗做車身噴畫之勞斯萊斯。

可見唱片封套設計也是唱片重要的賣點之一。

(Volume 2 封面)
(Volume 2 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