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NIGHT AFTER NIGHT REVISITED : U.K. FINAL CONCERT

NIGHT AFTER NIGHT REVISITED : U.K. FINAL CONCERT

Terry Siew
Terry Siew

Contributing Writer
特約撰稿人


發表於 2015年05月25日 22:28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NIGHT AFTER NIGHT REVISITED : U.K. FINAL CONCERT

King Crimson在74年宣布解散之後,樂隊其中兩位成員John Wetton與Bill Bruford,在76年時有意再度合作。最先計劃與Bill Bruford的前Yes隊友Rick Wakeman合組一隊三人組合,但因Rick Wakeman的唱片公司A&M反對而告吹。二人遂轉而建議Robert Fripp重組King Crimson,John Wetton並與當時正跟Frank Zappa巡演的Eddie Jobson商討加入。Eddie跟John在Roxy Music合作過,亦曾在King Crimson客串,於現場錄音大碟USA,代替當時已經離隊的David Cross,補錄一些收錄得不大理想的鍵琴及電小提琴演奏。Robert Fripp在77年參與Peter Gabriel的美洲巡演時,便曾與Eddie Jobson會面商談合作可能,可是Robert Fripp最後都決定不重組King Crimson。

Eddie Jobson對於與John Wetton及Bill Bruford合作極感興趣,於是再聯絡二人商討合組樂隊。三人一拍即合,Bill Bruford建議加入曾與他在個人大碟Feels Good To Me合作過的前Soft Machine及Gong結他手Alan Holdsworth

新樂隊包括了King Crimson三份之二成員,自然承襲了King Crimson的European Jazz Rock風格。這個超級組合當時極受注目,首張唱片製作完成後,更吸引到Frank Zappa前來錄音室參與試聽。U.K.四人不單技術高超,各有不同風格而又能起到化學作用,這唱片的確非常精彩。可惜樂隊生不逢時,70年代末正藉英倫Punk Rock熱潮崛起,Progressive Rock逐漸式微。唱片推出後,樂隊於78年展開美洲巡演,在各地成績參差。在德蕯斯州只有五十位觀眾,但在費城最後一場免費音樂會卻吸引到五萬名樂迷,更引致交通堵塞。John Wetton埋怨樂隊風格過多爵士元素,不夠普及,令樂隊未能如King Crimson時般受歡迎,遂決定四人分道揚鏢。他與Eddie Jobson繼續以U.K.名義發展,而Bill Bruford越來越鍾情爵士音樂,於是拉了Alan Holdsworth重新投入自己的Jazz Rock組合Bruford。

Eddie Jobson為U.K.找來他在Frank Zappa的前隊友鼓手Terry Bozzio,並請當時漸露頭角的年輕結他手Eric Johnson加入,但遭其經理人以另有計劃拒絕。在未能找到合適結他手之下,U.K.以三人組合灌錄在79年推出的第二張大碟Danger Money。這唱片風格比起上張大碟較商業化,在各地亦頗受歡迎。樂隊在同年完成美日巡演後,最終都因為Wetton與Jobson之間的分歧而解散,唱片公司亦將原定只於日本推出的現場錄音大碟Night After Night作全球發行。

U.K.的三張大碟:U.K., Danger Money及現場錄音大碟Night After Night。
U.K.的三張大碟:U.K., Danger Money及現場錄音大碟Night After Night。

超過30年之後,John Wetton與Eddie Jobson在2011年重組U.K.,以UK Reunion Tour名義於日本及美洲巡演。除二人外,新成員包括曾與Eddie Jobson合作過的奧地利籍結他手Alex Machacek,與及Aristocrats鼓手Macro Minnemann。在東京的一場演出更收錄於一套名為Reunion : Live in Tokyo的雙CD及DVD推出。

U.K. Reunion : Live In Tokyo
U.K. Reunion : Live In Tokyo

2011年U.K. Reunion : Live In Tokyo DVD中的In The Dead Of Night。

U.K. Reunion : Live In Tokyo中一曲King Crimson的Starless。

翌年的美洲巡演更有Terry Bozzio歸隊,以Danger Money原庒三人組演出。但Terry Bozzio並沒參加接著的歐洲巡演,Alex Machacek再度加入,鼓手則由Gary Husband擔任。

2013年的巡演全都以四人組合出現,鼓手位置可能因擋期關係,分別由Terry Bozzio、Macro Minnemann及年前曾跟渡邊香津美來港獻技的Virgil Donati在不同時段擔任。2014年樂隊只參演了Cruise To The Edge,今年更宣布這敞巡演命名為U.K. Final World Tour,正式為U.K.晝上句號。

U.K. 2015 Final World Tour
U.K. 2015 Final World Tour

U.K.在日本的樂迷都極之忠誠,這幾年在日演出的門票甫一開賣便瞬即售罄,加場的門票也如是,在二手市場亦一票難求。這次的Final World Tour日本站遲遲都沒有正式公佈,但在Eddie Jobson的Facebook及Zealots Lounge網站早有預告,並且在還未確定場地便巳接受Zealots Lounge會員預訂VIP門票。當時巳指明東京這場音樂會將會是U.K.的Final Concert,更會安排特別嘉賓參與演出。後來公佈原定是以雙鼓手組合演出,但其中一位鼓手前Frank Zappa的Chad Wackerman後來因為家庭成員重病而退出,臨時又找不到其他人選補上,最終只能以四人組合演出這場Final Concert。

同行的朋友一早便在Zealots Lounge預訂了門票,但到我決定同行之時,預售卻已經結束。當時都頗擔心不容易買到門票,後來有消息指這次東京站將不會像以往般安排在較小型的Club Citta,而會移師到較大型的場地。結果最後公佈在日本共演出兩場,一場在大阪Namba Hatch,東京的一場則在中野Nakano Sun Plaza舉行。Nakano Sun Plaza這選址對U.K.別具意義,是他們當年首次登陸日本的演出場地,而樂隊唯一的一張現場錄音大碟Night After Night亦在此收錄。消息公佈後,很快便在UKreunion網站接受預訂門票,我當然第一時間上網購買。幸運得很,收到郵寄門票時發覺竟然獲分配第一行的正中座位!

U.K. Final Concert VIP門票。
U.K. Final Concert VIP門票。

VIP門票除了保證音樂會前列座位外,並可以參加在4月28日舉行的一個VIP Seminar及Eddie Jobson的生日派對,另外附送紀念T恤,VIP Pass及一本U.K. 1977-2015紀念特刋。進場時才發現原來經Zealots Lounge預訂門票還有一張不同的VIP Pass,可以率先進場參觀樂隊Rehearsal,並可與Eddie Jobson和John Wetton合照。而持有這些門票的觀眾,都被安排在三行特別在舞台前加設的座位。這亦令到原來在第一行的我,前面額外增加了三行座位。

VIP門票附送的一本U.K.紀念特刋,內容包括樂隊的組成至解散經過。
VIP門票附送的一本U.K.紀念特刋,內容包括樂隊的組成至解散經過。
U.K. 2015 Final World Tour VIP Pass
U.K. 2015 Final World Tour VIP Pass
U.K. Final Concert演出的歌曲。
U.K. Final Concert演出的歌曲。

Eddie Jobson在Night After Night之後多謝從世界各地前來參與這個U.K. Final Concert的樂迷時,亦有提到香港來的我們。到演唱會較後段的In The Dead Of Night時,心情有點激動。U.K.這張大碟是我還在求學時期其中一張最喜愛的唱片,亦難忘當年在北角大會堂首次看到這首歌曲現場演奏時的興奮。沒錯,的確是北角大會堂,彈奏的正是近年重出江湖的Ramband。Ramband在以自家創作推出唱片之前,早年在北角大堂的音樂會全是演奏Led Zeppelin、Jeff Beck、King Crimson、Yes、Queen等經典Hard Rock及Progressive Rock作品Cover Version。在那外國樂隊音樂會甚為罕有的年代,這段日子最令我們這代搖擺樂迷懷念。當年Ramband技術之高,到現時為止亦後無來者。可惜這些音樂會都沒有錄音或錄象留傳,甚至文字紀錄亦缺乏,以致這個香港搖擺樂壇最重要的搖時期,對很多沒有欣賞過這些音樂會的樂迷來説,就像從沒發生過一般。

Eddie Jobson與John Wetton兩人技術精湛,每次演出水凖都甚穩定。但這次John Wetton更有令人驚喜的表現,一開始的Thirty Years覺他狀態甚佳,聲缐沉厚有力,整晚都極之穩定,表現甚高水準。朋友在此之前看過兩次U.K.的演出,亦讚John Wetton這晚表現比前更好。很多樂迷都認為John Wetton不算是頂級歌手,但個人一直都甚喜歡他的歌聲,特別是我最喜愛的幾首King Crimson經典作品如Book Of Saturday和Starless都是由他所主唱,U.K.在2011及2012兩年的巡演都經常翻唱這兩首King Crimson歌曲。另外兩位樂手中,結他手Alex Machacek已合作經年,表現甚為稱職。今年的Final World Tour歐洲巡演是由Virgil Donati擔任鼓手,最後階段的美洲及日本巡演才首次與U.K.合作的Dream Theater鼓手Mike Mangini其實都很不錯,但珠玉在前,與之前曾擔任此職的衆多超級鼓手比較,難免會給比下去。話雖如此,這場音樂會亦實在非常精彩。而這如無意外是U.K.這超級樂隊最後的一場演出,亦在全場觀眾熱烈的掌聲下完滿閉幕。

 

Eddie Jobson與John Wetton。
Eddie Jobson與John We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