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GO

GO

Francis Fung
Francis Fung
Contributing Writer 特約撰稿人
aka “Nostalgia"

發表於 2014年08月30日 15:34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GO

怎樣才算是超級組合呢? Go 給予我一個答案。
 
Go 的成員包括「山下勉」(Stomu Yamashta)、Steve Winwood (Spencer Davis Group / Traffic)、跟 Chick Corea 合作無間的 Al Di Meola、Santana 鼓手 Michael Shrieve 和電子音樂大師 Klaus Schulze。以上各人在加入 Go 之前,早已是享負盛名的音樂人。

認識 Go 已是 80 年代了。那個時候找 Go 的黑膠唱片絕不容易。我第一張買到的是 Go Too,之後是 Go,最難找是 Go Live,但最終都到我手了。
 
CD 普及後,Go, Go Live 的 CD 很早已擁有,唯獨買不到 Go Too,最近終於下起決心,買來了 “The Go Session”,將 Go Too 的部分也擁有了。
 
Go 這個 Project 的開始,是源於一次 Stomu Yamashta、Michael Shrieve 和 Steve Winwood 的會面。他們都希望在音樂上有所突破,透過 Go 進行一次新的探索。至於如何找來 Klaus Schulze、Al Di Meola、Pat Thrall 進入 Go,在資料上沒有記載,可能是他們的好友,又或是唱片公司的安排。
 
Go 的首張大碟在 1976 年推出,看封面就知是玩 Progressive / Space Rock ,像身處一個異空的世界,封面頂大大地列出 Stomu,Steve 和 Michael 的名字。

要說風格,Go 毫無疑問是受着 Krautrock,即是德國前衛音樂所影響 (當中包含了ambientprogressive rockjazz rock迷幻和實驗等等元素),唱片的音樂基本上是由 Stomu Yamashta 和 Michael Quartermain (填詞)負責,唯獨一曲 Winner / Loser 是 Steve Winwood 的作品。 

唱片開始的 Solitude 便是很 Klaus Schulze 的虛無飄渺的電子聲響,轉入的 Nature 便很富電子配樂的色彩,背後是由 Paul Buckmaster 負責的豐厚弦樂;音樂一直伸延成為 Air Over 一曲,Steve Winwood 的歌聲終於出現,為美妙的樂章加上一份怨曲味。緊接着的 Crossing The Line 是延續 Air Over 的優美旋律,它可以成為一首細碟歌曲 (在1978年時,Island 唱片公司將 Crossing The Line, Winner / Loser 出版成為細碟),Al Di Meola 的結他在這曲中段得到充分的發揮,結尾的女和音甚有 Pink Floyd 的味道。Man Of Leo 的 Steve Winwood 加上女和音,Soul 味甚濃,而結他部份我相信是 Pat Thrall 的,一貫他的手法,當中又穿插著 Klaus Schulze 的鍵琴。

Stella 純是 Al Di Meola 的表演,快速的彈奏神乎其技,Stomu Yamashta 的敲擊在這曲才有發揮。Space Theme 又回到 Klaus Schulze 的個人表演,完全的虛蕪電子世界。
 
 唱 片 Side 1 和 2 是分為兩個概念。Side 2 的 Space Requiem 是 Crossing The Line 的變奏再加懸疑 / 實驗味濃的音樂;Space Song
Carnival 就很似 Stomu Yamashta 的個人實驗作品。到Ghost Machine 就似是 Santana 的東西,急速的節奏,Steve Winwood 雄厚的歌聲,再配上 Al Di Meola 的結他,簡直一絕,歌曲的結尾甚有 Progressive Rock 的味道。氣氛又變了,傳來的是Klaus Schulze 實驗的聲音。唱片最後的 Winner /Loser 完全是 Steve Winwood 的個人作品,十足十其風格。

Go 這個 Project 不只是出一張大碟便算,隨後亦以原裝人馬展開一個 Tour,亦在 1976 年,推出雙張演唱會錄音 Go Live,收錄自 1976 年6 月12 日巴黎一場 Show。
 
Go 只是單張大碟,而 Go Live 是雙張,可想而知其中多了很多即興和 Jam 歌的時候。沒有收錄在 Go 內的 Windspin,是完全的 Jam 歌,一陣 Fusion 味不言而喻,Al Di Meola 的結他相當突出,而另一曲 Man Of Leo 由原本 2 分鐘拉到 15 分鐘,其中穿插著 Pat Thrall 和 Al Di Meola 的結他對彈。此外,大量和明顯的女和音豐富了歌唱部份,Stomu 的鋼琴是躲在結他後面,Klaus Schulz 的電子聲響在背後襯托著,聽著結尾時的結他,真的開心死。另一曲悅耳的 Crossing The Line,同樣被加長了。各樂手是盡情的演奏。唱片結尾的 Stella 和 Space Requiem 都是 Klaus Schulze 的個人表演。

早十數年前,曾出現 Go 的 Bootleg CD,音源來自同一個 Tour,但收錄地點不同,又不知放在哪兒了。

之後一年,Stomu 再次召集眾人灌錄第二張 Go 大碟 (即之後的 Go Too),但 Steve Winwood 忙於個人大碟,無時間參與了。唱歌的主要是 Jess Roden。而 Klaus Schulze 雖然榜上有名,亦有份撰寫 Ecliptic 一曲,但我對他是否每首歌曲都有份參與真的有所懷疑,反而另一位鍵琴手 J. Peter Rovinson 卻佔著很大比重。Pat Thrall 亦消失了。另一方面,Al Di Meola 卻有更多表現機會,Michael Shrieve 的鼓擊依舊。


Go Too 嘗試走回第一張大碟時期的 Space Rock 風格,但正如之前所說,照我估計因為 Klaus Schulze 參與量不大,Go Too 的 Fusion 味更重,而主音 Jess Roden 加和音 Linda Lewis,一份Soul 味不言而喻。因為 Fusion 風格關係,正是 Al Di Meola 的強項,Seen You Before、You and Me、Beauty 都是他表現的機會。
 
Go Too 之後,Go 這個 project 亦劃上句號。

Stomu Yamashta 繼續他的 Avant-Garde 之路,之後更做了和尚。
 
在 Chick Corea 的 Return To Forever 系列,Al Di Meola 有極受關注的表現,其中一張 Romantic Warrior,家中必有,之後其個人大碟,都沒有令人失望。
 
而 Steve Winwood 亦重回流行音樂之路,在他的演唱會亦不時唱回 Crossing The Line、Winner / Loser。
 
Klaus Schulze 在Go 前後出了多張經典大碟,Blackdance、Timewind,Moondawn、Body Love、Mirage、X、Dune,都是家中不可少。那時正是他的高峰期。
 
提起 Klaus Schulze,他亦曾跟日本另一隊 Progressive Rock 樂隊 Far East Family Band (喜多郎是其中一位成員) 合作,有機會再說吧!
 
Go 大碟推出之時,正是「音樂一週」成立初期,轉眼間「音樂一週」便迎來 40 週年,Time F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