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

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

Francis Fung
Francis Fung
Contributing Writer 特約撰稿人
aka “Nostalgia"

發表於 2014年04月23日 13:27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

來自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唱片公司 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 (以下簡稱 Crepuscule) 的影響力不亞於英國的 Factory、Cherry Red、4AD、Creation,甚至北歐的 Uniton。
 
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 的英文翻譯是 The Disc Of Twilight。發起人是 Michel Duval 和 Annik Honor (Joy Division 的 Ian Curtis 的 Mistress) 。原本概念是他倆在比利時成立 Factory Benelux,發行 Factory 的唱片。當時頭 6 張 Factory Benelux 的出品是同時擁有 Factory Benelux 和 Crepuscule 的編號。在Factory 抗議下,Crepuscule 不能跟 Factory 的出品有任何關係,於是 Michel Duval 和 Annik Honor 用 Crepuscule 開展另一條音樂旅程。

今次心血來潮,想寫寫數張 Crepuscule 的唱片,原因是它在 2013 年復活了,早前我已寫過 The Pale Fountains 在 Crepuscule 出版的新精選。
 
From Brussels With Love
 
Crepuscule 的第一份出品,就是 From Brussels With Love,初版是特別包裝的盒帶,限量1000 盒,編號 TWI 007。隨後亦推出普通盒帶版。而黑膠雙大碟版本是先由日本代理出版,隨後才有歐洲版。

無論盒帶或黑膠版本我都沒有,自己擁有的是 80 年代 Crepuscule 日本代理 Victor 出版的 CD。這個版本跟原裝盒帶在選曲上是有少許分別的。老實說,我覺得日本人在美學觀點上有一套獨特的見解,在可聽性上日本版是勝於原裝版本的。當然,它是經比利時Crepuscule 批准下才推出的。
 
原裝版本的 From Brussels With Love 是偏向 Post Punk 的,Repetition 的 Stranger,The Name 的 Cat,都是 70 年代末 80 年代初英國的 Indie 聲音,來自德國的 Der Plan 則是很怪的電子聲音,Bill Nelson 的 The Shadow Garden 是很典型他的飄忽聲響。很明顯 Michel Duval 和 Annik Honor 是希望透過 From Brussels With Love 來展現當時歐洲大陸的藝術氣氛。

日本版是相對較為唯美主義。Dream Makers (Virgin Astley) 的 Helen’s Song,Alan Rankie 的 Can You Believe Everything I See ? 都叫人難以忘記。但今天這張日版 CD 已不易找到的了。
 
Crepuscule 始終是一個較冷門的 Label,有多少人今天仍記得他。
 
法國印象派
 
The French Impressionists 的核心成員 Malcolm Fisher,來自 Scotland 的格拉斯哥。說起 Scotland,很自然便會想到 Postcard Record。沒錯,Malcolm Fisher 的鄰居便是 Postcard 的主腦 Alan Horne。在 Alan 的鼓勵下,Malcolm Fisher 走進錄音室以 The French Impressionists 的名義灌錄歌曲。

The French Impressionists 在 Crepuscule 及其分支 Operation Twilight 只出過兩張 singles 而已,及在一些精選唱片中出現。其實出過的歌真的很少。而 LTM 唱片公司盡其所能將所有他們曾灌錄的歌曲,再加上 5 首 live 及 Malcolm Fisher 在 98 年灌錄的兩首鋼琴組曲,成為手頭上這張唱片 A Selection Of Songs。
 
The French Impressionists 首次灌錄作品的時候只有 Malcolm Fisher 一名成員,他找來好友 Paul Quinn,Aztec Camera 的 Roddy Frame 和 Campbell Owens,可說 All Star 陣容,錄下了兩首作品 Boo Boo’s Gone Mambo 和 My Guardian Angel,放在 Crepuscule 的 Compilation 唱片 The Fruit Of The Original Sin 內。時為 1981 年 6 月。

陣容較穩定的 The French Impressionists 是鋼琴、鼓、低音結他,再加上雙女主音。可以想像的是樂隊的風格是偏向 Jazz / Standard,但他們卻認為是 Pop。82 年冬天推出的 single “Santa Baby” 成為他們最為人熟悉的作品,在日本的 Crepuscule 精選基本上都會收入這首歌。
 
唱片加上兩首 Malcolm Fisher 的鋼琴作品 Seven Suite 和 Lantern Suite,都是很優美動聽的。
 
The French Impressionist 在 1983 年初解散,原因是沒有大唱片公司對他們有興趣。之後 Malcolm Fisher 曾與 Sade Adu 合作想在 Crepuscule 旗下推出唱片,但被 Crepuscule 拒絕。之後 Sade 的 Diamond Life 在 CBS 旗下推出並大賣,令 Sade 成為超級巨星。如果當年 Diamond Life 是在 Crepuscule 旗下推出,Crepuscule 的故事可能好不一樣了。
 
之後,The French Impressionist 再出現,於 2007 和 2008 年在 LTM 旗下推出了 Fete 和 Amelia Rosselli 兩張大碟,但已跟以往 Crepuscule 無關,所以不再細說了。

Tuxedomoon

來自 San Francisco 的 Tuxedomoon,最光輝的時候便是 1982 年的前後,他們最出色的唱片及歌曲,都是在 Crepuscule 推出。在它旗下,Tuxedomoon 只曾推出 Divine 這張大碟,而 Crepuscule 只能在其英國的分支 Operation Twilight 推出,因為歐洲大陸 Divine 是由大公司 Philip 出版。

那些日子,最令人難忘的是 Tuxedomoon 在Crepuscule 旗下推出的 3 張 singles,分別是 Why Is She Bathing ? ,Time To Lose 和 Short Stories。

早前,Crepuscule 終於為 Tuxedomoon 推出了一張精選大碟 At Twilight,編號是 TWI 054,比 Why Is She Bathing ? 的編號還要早,它是一早便預留給 Tuxedomoon 的。唱片包括了以上所說的 3 張 12",再加在 Touch Cassette,The Ghost Sonata,Ghost of Christmas Past (Crepuscule 的聖誕唱片) 中 Tuxedomoon 貢獻的歌曲。其中最珍貴的是三首很靚聲的精彩 demo 作品 Birthday Song、Watching The Blood Flow 和 Heaven Or Hell,是 Blaine L. Reininger 最後有份參與的 Tuxedomoon 作品。原本它們是錄給當時的大唱片公司 Island 的。而最後簽約不成,亦成為他離開 Tuxedomoon 的原因。此外,唱片封面的設計是源自 Short Stories 12" single 的宣傳海報。

Winston Tong
 
說起 Tuxedomoon,很自然便聯想到 Winston Tong。祖籍廣東的他在 Tuxedomoon 最高峰的時候都是中堅的成員。樂隊很多經典的作品都是出自他的歌聲。The Stranger、Time To Lose、In A Manner Of Speaking,都是畢生難忘!

Winston Tong 只曾推出三張個人大碟,分別是 Like The Other、Theoretically Chinese 和 Miserere,還有一張精選。今次想說的,就是超流行的 Theoretically Chinese,於 1985 年在 Crepuscule 旗下推出。這張唱片的製作得到英國 Island 唱片公司的資助,所以資金是很充裕的。
 
Theoretically Chinese 的原本概念是 Winston Tong 加上 Niki Mono (同期 Crammed Disc 的歌手) 的。但不知地後者被飛了,所以後來它成為純 Winston Tong 的個人大碟。

唱片的伴奏是 All Star 陣容的: Alan Rankie、Dave Formula、Jah Wobble、Steve Morris、Simon Topping 等,就是沒有 Tuxedomoon 任何成員!當中所有歌曲都是出自 Winston Tong 之手。Theoretically Chinese 是一張非常流行的唱片,充滿跳舞節奏,唱片內幾乎每一首歌都可以成為細碟,Big Brother、Endgame、Theoretical China、Reports From The Heart、The Principles of Movement 等都是非常悅耳動聽。可說是 Winston Tong 最耐聽最具代表性的大碟。它第一次被 Crepuscule CD 化時加了一曲長長的 The Hunger。早N 年前 LTM 再版時,又加多 Broken English (12" remix) 和 Dream Assassins。後者是 Winston Tong 加上 Niki Mono 到日本演唱時,順便走進錄音室跟一些日本樂手灌錄的。
 
喜歡 Tuxedomoon 的,必須要擁有 Winston Tong 這張 Theoretically Chinese。

又順便說說 Winston Tong 的精選 In A Manner Of Speaking (Best Of)。它是 LTM 的出品,其中包括了 Tuxedomoon 時的飲歌 In A Manner Of Speaking 和 The Stranger,主打是 Theoretically Chinese 內的作品,而原本只在意大利推出的 Broken English (Remix) 和 Big Brother (Remix) 亦被收錄在內。我買這張碟是為了一曲 Prelude To A Kiss,它原本收錄在一張 Ralph Records 很罕有的精選唱片內。

而精選內其他歌曲都可以在一些已出版的 CD 中找到,好像 Like The Others、Miserere 和 Fuck Your Dream, This Is Heaven。
 
買碟要買齊呀!

Blaine L. Reininger
 
Crepuscule 最新的出品,就是 Blaine L. Reininger 的 Commissions (編號 TWI 1158)。Reininger 從來都是 Tuxedomoon 的骨幹成員。他近年已移居希臘,這套雙 CD 的 Commissions,就是他在當地為7 個劇場/ 表演所寫的配樂。老實說,CD 1 除了一曲 Xara Must Dance 外,全部都是實驗性很濃的樂章。CD 2 的可聽性卻高得多,為 Double Take 這個表演所寫的 7 段樂章,都是相對悅耳的,而 Reininger 亦開腔唱了兩首。

Danton’s Death 的三段樂章既旋律化,亦有氣勢,最重要的是 Reininger 的小提琴和結他連綿不絕。整體而言,Commissions 反映了 Reininger 較實驗的一面,相信跟劇場 / 表演的性質有着密切的關係。

身邊還放著 Reininger 的一張精選 Brussels USA,1994 年的出品,已經有 20 年了。編號 TWI 964。它包含了 Broken Fingers、Night Air、Byzantium、Books of Hour、Song From The Rain Parade 這些大碟內的歌曲,收錄的都是較為容易接受的作品。Night Air、Mystery And Confusion、Ralf and Florian Go Hawaiian、Cade Au Lait、Gigolo Grasiento 等都是我一直喜歡的 Reininger 歌曲。
 
Reininger 出色的唱片很多,Broken Fingers、Night Air、Instrumentals 1982 – 86 我都想說說,但由於不知擺放到哪裡,我只能從略了。

Moving Soundtracks
 
80 年代初 Crepuscule 的老闆 Michel Duval 給了 Reininger 一個任務,就是籌備一張跟電影音樂有關的唱片。於是乎 Reininger 很努力地製作它,找來好友 Steven Brown、Wim Mertens、Virginia Astley、Gabrielle、Antena、The Pale Fountains 等錄了一些作品。還收集了 Be Music (New Order)、Cabaret Voltaire、Ennio Morricone 等的一些作品,集合而成了 Moving Sountracks 這張唱片。雖然已有 TWI 112 這個 catalog number,但唱片母帶交到 Michel Duval 手上後,只是擺在一旁,放下放下甚至忘記它的存在,一直放在倉庫中。直到 8 年後,它才被 Michel Duval 重新拿出來以 CD 形式出版。當時這張 CD 很快便到我的手上了。

91 年出版的這張 Moving Soundtracks 是那麼的令我感動,Reininger 相信亦是 Ennio Morricone 的 fans,唱片開始的一曲 "Amore + Amora",是來自 Ennio Morricone 70 年代末的一張偉大電影原聲唱片 "Cosi Come Sei",那是一首動聽得難以相信的樂章。此外還有 Reininger 兩首純音樂 "Le Dernier Amant Romantique"、"Le Mepris",The Dream Makers 的 "La Chanson d' Helene" (即是 Helen's Song),The Pale Fountains 的 "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Steven Brown 的 "Theme From Chinatown",Garbielle Lazure 的 "A Children’s Tale",Paul Haig 的 "The Persuaders" 都是當中令中難忘的樂章,它是我這些日子 CD 機中少不了的。

隨着時間的飛逝,這張 Moving Soundtracks 亦已絕版多年。當 LTM 重新再版 Crepuscule 的舊出品時,它亦是首批被再版的。新一批 Moving Soundtracks 的 CD 封面不同了,內頁說這個充滿眼和咀唇的設計是 Michel Duval 的意念。

唱片的選曲亦有些許不同,沒有了 Ennio Morricone 的 "Amore + Amora",Cabaret Voltaire 和 Eugene Chadbourne,可能是版權的原因。但同時加上了 Alan Rankie 和 Tuxedomoon 的歌曲。
 
老實說,我仍比較喜歡初版的 Moving Soundtracks,單是 Ennio Morricone 一曲已值回一切,同時,我相信它亦是最接近 Reininger 的概念。

Gabrielle Lazure

她是法國女演員,在 Crepuscule 旗下只曾推出一張大碟 Out Of The Blue。它是如欺的賞心悅目,完全是徹頭徹尾的流行大碟,一點點 folk,一些 country,又有點 blues,再滲入一些法式味道,可令我定期會把它放上唱盤。無論是 Open Up Your Eyes、Petit Bateau 、The Moon Tonight,還是 Round The World 都叫我聽得著迷。又是隨著日子的過去,這張 CD 早已絕版了。

Isabelle Antena
 
由 Antena 王 Isabelle Antena,她們 / 好從來都是 Crepuscule 最重視的名字。因為其唱片的銷量非常高,是公司的收入支柱,而且在日本更是很受歡迎的。
 
三人時期的 Antena 甚至找來 John Foxx 當監製,在 Crepuscule 推出首張 EP "Camino Del Sol"。混合了 Light Jazz、Pop 和 Syn-Pop 元素。這張 EP 我時不時也會找出來聽。

Isabelle Antena 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的音樂包含了 Light Jazz、Bossa Nova、Pop、Latin 元素,非常易聽舒服。她本身就是來自法國的。
 
Isabelle Antena 另一叫我留下印象的唱片就是一張 Plus Acid Que Jazz – More Acid Than Jazz,顧名思義是玩 Acid Jazz,還滲着點點T rance 的味道。而且還有 Tuxedomoon 監製 Gilles Martin 和 Tuxedomoon 成員 Luc Van Lieshout 全力參與。但奇怪的是這張 CD 只在日本出版。

Isabelle Antena 的日本版唱片當年在香港大量供應,沒記錯的話是由「信昌」代理的。因為她的唱片一些玩音響和聽 Jazz 的人都會購買的。
 
買下買下,原來我有齊所有 Isabelle Antena。

Crepuscule for Café Apres – Midi

這是一共 2 集的咖啡室音樂唱片,它是 Crepuscule 的日本分支 Crepuscule Au Japan 最後的出品,之後它便停止運作了。
 
現在回想起來,Crepuscule 對日本涉谷系的音樂可謂影響很大。聽聽 The Border Boys、The Pale Fountains,Isabelle Antena、Devine and Statton、The French Impressionist、The Arcadians、Orange Juice、Aztec Camera 的作品,完全是涉谷系的祖師爺。

負責籌備這兩張 CD 的是日本人,他很清楚 Crepuscule 最令人感動的地方,但世事沒有完美,當中竟缺少了 Dream Maker。
 
它們又是我的 CD 機常客。

 
                
X                X                X                X

 

其實很多 Crepuscule 的唱片我都沒有提及,最主要原因是不知放到哪裡了。除了 Steven Brown,John Cale 的,Wim Mertens 的,Anna Domino 的,一些經典的精選 The Fruit Of The Original Sin、Ghost of Christmas Past、Twilight Easy Listening 等。而 Crepuscule 亦有很多分支,在我的收藏中也有很大數量。要說下去真的無止境,只好從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