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Aztec Camera

Aztec Camera

Francis Fung
Francis Fung
Contributing Writer 特約撰稿人
aka “Nostalgia"

發表於 2014年04月16日 19:42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Aztec Camera

有些唱片你聽第一次便知道它是一張偉大的傑作, 你會一直的愛上它。
 
Aztec Camera 的第一張大碟 High Land High Rain 便是屬於這一類。在 Postcard Records 出了兩張 singles “Just Like Gold / We Could Send Letters” 和 ”Mattress Of Wire / Lost Outside The Tunnel”,還跟比利時唱片公司 Les Disques Du Crepuscule 沾上關係,一切都令他們更令人响往。

來自 Scotland 的 Aztec Camera,主腦人 Roddy Frame 在 Rough Trade 旗下推出 High Land High Rain 大碟時,還是 20 歲不到的年青人。 唱片中顯示的是一份年青人的衝勁,和對音樂的著迷。

這張 High Land High Rain 最近再版了,成為 2CD 版本,額外的一張 CD 網羅了 Rough Trade 時期所有 single version、12” version、B-side、Live 錄音、一些 fan club only 的 remix 和 Kid Jensen session。

唱片內每首作品都充斥着美妙的旋律,清新怡人的氣息,年青人的創意,Postcard Sound 和 Folk 的影響力。無論是 Oblivious、The Boy Wonders、Walk Out To Winter、Pillar To Post、Lost Outside The Tunnel 都是百聽不厭。唱片內的一首 We Could Send Letters 是我長久以來的至愛,Roddy Frame 是如此唱着 :
 
We’re making tracks, they show our touch and go
But now it’s touch and come and you should know
But then four years won’t mean that much to me
When I’ve been smothered in the sympathy you bleed
 
Just close your eyes again
Until these things get better
You’re never far away
But we could send letters
 
不計精選和平價 Box Set,Aztec Camera 只曾推出 6 張大碟,最出色的便是High Land High Rain。30 年後的今天,仍然叫人難忘。樂隊其他的唱片不是不好,好像由坂本龍一監制的 Dreamland 都是很好的。只是 High Land High Rain 實在太突出了,第一張大碟便成為了我心目中的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