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Günter Schickert 的「回音結他」演出

Günter Schickert 的「回音結他」演出

殛樂世界
殛樂世界

Contributing Writer 特約撰稿人

aka “Jeffrey Au Yeung”
發表於 2014年01月18日 14:08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Günter Schickert 的「回音結他」演出

Phono Festival 的演出場所 Brandts


2013年9月14日,看 Günter Schickert 和拍檔 Pharoah Chromium (其真名為 Ghazi Rarakat) 在 Odense 的 Phono Festival 一次演出。

Phono Festival 宣傳海報

Günter Schickert 在德國 Krautrock 界,是個一直被忽略的名字。他起初是個爵士樂手,在 60 年代已出道。他和柏林電子樂派的樂手如 Edgar Froese、Klaus Schulze、Conrad Schnitzler、Manuel Göttsching 等輩份相若,同樣為德國 Krautrock 音樂先驅分子,彼此年青時都是西柏林著名的 Zodiak Free Arts Lab 的常客。樂評人經常拿 Günter 在 1974 年出版的 Samtvogel 專輯和 Manuel Göttsching 的 Inventions For Electric Guitar 相提並論。畢竟,兩者都是 Krautrock 樂迷必備的經典結他音樂專輯,Günter 的回音結他彈奏在圈内十分知名。此外,Günter 和 Klaus Schulze 分外熟絡,曾是 Klaus 1975-76 年巡迴演出時的 roadie,更是有時於 Klaus 巡演時為他看屋的好友。

Günter Schickert 和 Pharoah Chromium 正式演出前

相信香港一般樂迷或許不太認識 Günter 或其音樂。印象中似乎不曾見過他的專輯在香港售賣過(或許真的有,但必定很少)。想作新嘗試的朋友,上述談及的 Samtvogel 、最近由德國厰牌 Bureau B 再版的 Kinder in der Wildnis、以及他和 Klaus Schulze 的合作作品 The Schulze-Schickert Session 都是適合的起步點。另一方面,聽過 Günter 的回音結他的音樂朋友,也或許不知道他也有玩較淨化的止觀音樂。而這趟,我有機會親聽他演奏兩種不同的音樂。

Günter Schickert  為我在三款 CD 封面上簽名,三款封面上的繪畫都出於 Günter 的手筆

1974 年的 Samtvogel 專輯

1975 年的 The Schulze-Schickert Session 專輯

90 年代出版的一款頗難找的 Somnambul 專輯

不論香港或海外,很多屬聲音藝術類的演出,都不會有太多的現場觀衆。即使這個是較有名氣的傳奇德國搖滾音樂人,和一個共有三天長、略有規模的音樂節,這場演出的觀衆人數也不算很踴躍,只有 4 - 50 人左右,和早前一兩天的 DJ 打碟節目比較,聽説少了很多觀衆。我進場時,觀衆都坐在地上的巨型坐墊,很耐心等候表演開始。

Günter 在開場前稍作 sound check

全個音樂演奏分爲三個部份,第一部份是 Günter 的個人表演。他先介紹了一個大型,貌似西藏佛教法器的海螺殼,略為解釋這是他的樂器,就開始吹奏。吹出來的聲音輸入到一個 device,經過 delay 的處理,就成了連綿不斷的底層背景音樂,再簡短的吹奏一個主調,於是同樣是一件海螺殼樂器,聽來就好像有兩三個同樣的樂器在同時發出兩層以上的聲響。 這簡單的示範,已令我明瞭 Günter 可以如何將其回音結他的伎倆應用到其他樂器上。如此大概玩了十五分鐘左右,Ghazi 就開始為他吹奏長笛伴奏。 聽 Günter 這曲,明白到他是在玩止觀音樂。我即時想起之前在香港城市大學聽 Pauline Oliveros 那趟,也是用電風琴玩止觀音樂。其實,樂手玩止觀音樂時,是全神貫注在深層的自心境界作即興演奏,是一種「内觀」,因此必然無運用意識去刻意建構旋律或節奏,更不會刻意理會外界觀衆的反應,是一種純粹的「刹那自心流露」,將内在境界即時反映到外在,絲毫不作預先準備。故此,如果期望樂手玩止觀音樂會特別悅耳,那恐怕是個太美麗的誤會。在這種情況,其實最重要是和樂手的内心交流,那怕只是數秒鐘,長短不是問題,反而是刹那的相應或領受。但當然,不相應也無妨,說究竟這也無法勉強,也無須刻意。

Günter 的海螺殼樂器

Günter 介紹並吹奏海螺殼

Günter 介紹並吹奏海螺殼

披上面具的 Pharoah Chromium 吹奏長笛

Günter Schickert 和 Pharoah Chromium 演奏

大約 40 分鐘完成了第一部份。第二部份則是 Ghazi 演奏其電子樂而由 Günter 以結他為他伴奏。Ghazi 的樂器主要是 Korg Kaoss Pad KP3 、Alesis Air FX Processor 和 Roland SP-555 music sampler,聽來是較多用 Alesis 的「隔空感應」來調控 sampler 内的音源。他的音樂不是特別旋律化,但很多基本的預備音源素材都很優質及充足。Günter 首趟提起結他彈奏也著實令我精神為之一振,不過整體來説樂曲是頗電子,非如 Samtvogel 内 Kriegmaschine 般密集式彈奏,甚至有少許帶柔,否則我估計整體效果會更加刺激。也是四十多分鐘的音樂旅程。

閉目進入境界的 Günter

閉目進入境界的 Günter

Günter 表演其回音結他技巧

Pharoah Chromium 調教其 sampler

最後則是二人合奏,達一句鐘左右,有少許大致上都是屬於 sound collage 的建構,二人彼此互 jam,而觀衆則大多已躺在坐墊上或半睡或靜心聆聽。全場兩個鐘頭左右的音樂會,像流逝於瞬間。大致上,這場音樂會算是我旅程上遇到較重實驗味道的演出,也令我對這位傳奇的德國回音結他樂手,大大加深了認識。聽説 Günter 將在3月份到日本作個人表演,在此預祝他演出成功!

Günter Schickert 和 Pharoah Chromium 合奏

Phono Festival 的場刊

Phono Festival 場刊内介紹 Günter Schickert 和 Pharoah Chromium 的節目

Phono Festival 的進場膠手帶

Günter Schickert 送贈我一款沒有公開出版過的現場錄音 CDR “Zur Nacht” (To The Night),是止觀音樂的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