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Jor's Page » 相隔十六載重聚奇蹟

相隔十六載重聚奇蹟

Sam Jor
Sam Jor
音樂一週創辦人
發表於 2013年03月24日 17:17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相隔十六載重聚奇蹟

   音樂一週]創刊于1975年4月4日(星期五), 本來並沒有抱着鉅大理想, 後來竟然發現有成千上萬的音樂同好告訴我們: Friday On Their Minds (The Easybeats 有過首流行曲Friday On My Mind).
 
由七五年一直營運至1997年, 由於移民的安排, 加上也覺得整整辦了二十二年, 基本上經歷及見證了整個音樂圈的黃金期(無論創意與商業成就方面)。我想那大概是 call it a day的時候了。事實上,早在那段時期之前,值得推介的好音樂巳日漸減少。因此 ,到了97年,我開始了自己的悠長假期。我甚至完全沒想過復出、復刊、復活這所有念頭。我的確嚮往我的假期歲月, 我可以隨心所欲地比以前還聽得更多的音樂 , 買來更多的CD唱片。這畢竟是我人生至愛, 我本來就是個在熱愛搖擺樂的世界中成長的人。
 
於是這張休假信我就一直在行使..........直至那天我兒時偶像 JEFF BECK有可登陸香港的空間 , 那是我完全不會願意放過的機會。於是我就那樣辦了JEFF BECK的香港音樂會。
 
那感覺 ,就好比昔日我們辦的 JAPAN ,ROBERT PLANT, BAHAUS, GIRL, BOW WOW, JETHRO TULL, O.M.D., CULTURE CLUB, PAUL YOUNG 等等......感覺一樣。我跟自己說,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見到 JEFF BECK ,把Hong Kong 這名字放到他的個人網誌上。對好多人來說可能僅屬微細如麈的事, 但我卻認為這背後有着重大而深遠的意義。尤其是如果你曉得這兩人在搖擺音樂之中的影響力。就正如我見到LED ZEPPELIN的 Biography中 Chronology裏面刻上了ROBERT PLANT于84年在香港演出的紀錄。ROBERT PLANT與 JEFF BECK 都是搖擺音樂史上極為重要的名字, 能夠把香港跟他們的名字放在一起實在沾光不少。這本來可以是空白的事, 我就盡自己能力在兩個已屬神級的人物之搖擺歷史頁上作一點點重新編寫。安排整個JEFF BECK 音樂會是我歷年來身旁最少人協助的一次 , 原因是我在休假期間以往大部份人都早已四散各地。於是, 我在只得不超過四個工作人員底下就完成了整個音樂會的一切大小工作安排。我發覺自己對搖擺樂的心依然熾熱 , 更重要是 , 我覺得自己 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 , 而能力還是可以的。
 
相隔十六載之後, 我今天竟然發覺自己跟一群親密戰友,再度透過互聯網與所有有興趣的人分享我們多年以來存放下來 , 以及每天仍積極補充的音樂知識與體驗。雖然以「音樂一週」名義再生 , 但我們卻將會以不「定時定刻」形式經常加入新文章。那甚至會是一星期七天, 每天二十四小時可能發生的。因為我們的一群作者分佈在多個不同的國家。對我們, 這本來就不是工作, 而是一份燃燒多年的興趣 , 從沒熄滅。
 
選擇以互聯網方式與新知舊雨相聚是我們更希望把一切感受與知識 , 跨越地域跟更多人分享。我們希望好的搖擺音樂在華文世界中有更多人認識,而不是永遠僅被視作小眾的興趣。
 
1975 年 , 「音樂一週」只是幾個年輕人希望把一堆小撮人口味的文化、音樂放在一個小地方發表。從沒想過後來竞變成為影響了不少人的一份搖擺樂精神!
 
2013 , 我們突然想把這股精神重新發揮。因為我們希望多些好的搖擺樂得到應有的認識及支持 !
 
多留意我們 。對自己好一點 , 多聽些好音樂。

要開始所有的音樂文字而不由BEATLES出發總是有點不應該或不可能的。

 
年來,我收集的BEATLES物品也算不少。其中, one of a kind 的也倒有一些。
 
要提BEATLES, 當然該由他們的處女大碟開始。1963年Please Please Me是他們自此改變了整個音樂世界, 甚至人類文化的一張作品。
 
年來, Please Please Me當然再版又再版, 但最為"Hard Core " BEATLES樂迷及嚴肅收藏家視為夢寐以求終極目標的就要是由英國PARLOPHONE公司所出版, 唱片正中標誌以黑底金字印製的最初版本。
 
我收藏了的這一張, 不僅是這個黑底金字的初版。最罕有而極具珍藏價值的地方, 就是有着 Neil  Aspinall的親筆簽名。
 
假如說, 唱片監製George Martin是第五位BEATLE(S)的話。那末, Neil Aspinall就要是第六位的BEATLE(S)。多年以來, Neil都是最親近BEATLES的人。他是樂隊的Road Manager, 照顧四位成員的大小事項。而自從樂隊的經理人Brian Epstein英年早逝之後, BEATLES的所有事務便全部由Neil所處理。因此, 後來BEATLES成立了APPLE 公司時, Neil甚至被他們委任成為了整個APPLE機構的總主管與行政決策人, 直至數年前去世為止(13 /10/1941 - 24/3/2008)。
 
這張, 就是1963年最初版黑底金字標誌的Please Please Me。當時, 在封底上親筆簽了名的Neil Aspinall還只是BEATLES們的Road Manager。
 
PLEASE PLEASE ME - Signed by Neil Aspinall
PLEASE PLEASE ME - Signed by Neil Aspinall
DEEP PURPLE - The Book Of Taliesyn
DEEP PURPLE - The Book Of Taliesyn

我人生第一篇音樂文字是寫DEEP PURPLE的介紹,寫Shades Of Deep Purple與The  Book Of Taliesyn。那, 大約是1968? 1969? 當陣, DEEP PUPLE這堆字母對好多人仍十分陌生。於是,我成為別人眼中口味古怪的小夥子。我交稿時候還身穿校服。


我還記得,在那日子之前讀過的音樂介紹或評論文章都把Long Play唱片稱為長壽唱片,45轉Single名為單曲。我覺得那總不大傳神,不太好用。我就直接的改用了大碟、細碟在我自己的文章中使用。

DEEP PURPLE的The Book Of Taliesyn對我委實有着重大意義。而事實上, 這張大碟至今仍是我特別喜歡的DEEP PURPLE作品之一。裏面的The Shield, Anthem, Listen Learn  Read On到今天去欣賞依然十分吸引。甚至, 即使翻唱別人作品如We Can Work It Out (BEATLES)或Kentucky Woman (Neil Diamond) 也真的好有他們自己的風格。


 

Salt & Pepper from John Lennon's Home
Salt & Pepper from John Lennon's Home

本來放在John Lennon英國Weybridge那Kenwood家中的胡椒粉與鹽小器皿。物品拍賣前原屬John Lennon于1967至1970年間兩位雇員Ken與Margaret Blunt。附有上述兩人簽署及APPLE公司證明書。

ABBEY ROAD - 多面睇
ABBEY ROAD - 多面睇

好多人都見過BEATLES的ABBEY ROAD唱片封面。其實,BEATLES 當天其實來回那斑馬線多次。甚至,隊員的視線與背後的車輛均有所不同的。有年在倫敦的Christie's拍賣行處就買得了這批珍貴照片。

Jimi Hendrix's BAND OF GYPSYS - 4 Puppets
Jimi Hendrix's BAND OF GYPSYS - 4 Puppets

結他怪傑Jimi Hendrix在解散了Jimi Hendrix Experience後就組織了另一隊三人樂團BAND OF GYPSYS。三位隊員全為黑人:Billy Cox(低音結他)與Buddy Miles(鼓)。 BAND OF GYPSYS 在英國最初時是由TRACK唱片公司出版的。只是,沒多久,TRACK 公司便告結業。而在此公司名義下推出的BAND OF GYPSYS大碟旋即成為所有Hendrix迷及搖擺樂收藏家的珍品。加上,首批BAND OF GYPSYS的唱片封面亦曾掀起風波,這個被形容為“4 Puppets"的封面出版不久便被禁制而停產。以後要轉換新封面才能面市。這四個封面上的布偶其實跟Jimi Hendrix都有很密切關係,亦是他的要好友人。前排左面的是英國最具影響力的地下音樂DJ-John Peel與身旁的Bob Dylan。背面的是早年ROLLING STONES結他手Brian Jones與Hendrix。這四位名人之中,三位早已離世。

Jimi Hendrix - BAND OF GYPSYS 的4 Puppets 封套。
Jimi Hendrix - BAND OF GYPSYS 的4 Puppets 封套。

英國最初版由TRACK公司出版的BAND OF GYPSYS ,與後來日本版的兩個不同封面。

Jimi Hendrix 's Autograph .
Jimi Hendrix 's Autograph .

很多朋友都知我很喜歡收集Jimi Hendrix的物品,「音樂一週」的工作室牆上都掛滿了超巨型的Hendrix 照片。
然而, 要數最珍貴的, 肯定要是這張Jimi Hendrix的親筆簽名畫頁 !

Robert Plant in Hong Kong. 1984 .
Robert Plant in Hong Kong. 1984 .

Robert Plant (已被列為神級的前LED ZEPPELIN歌手) 于1984年訪港演出,是香港在世界搖擺音樂史中沾光的一夜!

Robert Plant Autographed Photo .
Robert Plant Autographed Photo .

還記得, 未演出前的晚上, 我們招待Robert Plant在尖東的翠亨村晚宴。Robert以前在LED ZEPPELIN時期的搗亂故事我完全找不到半點跡象。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相當友善的英國紳士。
Robert還給我留下了多幀親筆簽名照片。

Robert Plant. Live in Hong Kong Poster. 1984
Robert Plant. Live in Hong Kong Poster. 1984
1984年2月29日 , Robert Plant選了香港作為他們當時的The Principle of Moments世界巡演最終站。當晚其中一個最高潮處就是特地飛來替Robert打氣的英國ATLANTIC唱片公司高層人員Phil Carson臨塲即興為Robert Plant彈奏低音結他。
 
順道補充, Phil Carson與英國那一批技術派樂隊/樂手關係十分密切, 包括LED ZEPPELIN, YES, EMERSON, LAKE & PALMER等等。後來更成為了日資的VICTORY唱片公司總裁, 找了不少技術派樂隊加盟。
從未正式公開發售過的一張紙套版CD 。Robert Plant 訪港前在澳洲的演出錄音, 1984年2月8日。
從未正式公開發售過的一張紙套版CD 。Robert Plant 訪港前在澳洲的演出錄音, 1984年2月8日。

Robert Plant Live in new Zealand. 8th Feb, 1984.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Picture Disc.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Picture Disc.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Limited Edition Picture Disc.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經典作品限量圖案大碟版本背面。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經典作品限量圖案大碟版本背面。

B - Sid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 Limited Edition Picture Disc.

把那香蕉皮膠貼撕下來所見就是這赤裸的香蕉 !!

Lou Reed in Hong Kong.
Lou Reed in Hong Kong.

VELVET UNDERGROUND亳無疑問是一隊影響力極大的樂隊。尤其當年Andy Warhol名字經常跟他們掛勾更令樂隊變得更為傳奇。

我覺得自己真的相當幸運。我在香港有機會面對面跟Lou Reed做了一個訪問。另一次在東京音樂會後台也跟女歌手Nico閒聊了一會。
Lou Reed與Nico(已離世多年!)同樣是VELVET UNDERGROUND裏的焦點人物。

Iggy & THE STOOGES - 日本版紙套Mini LP/CDs.
Iggy & THE STOOGES - 日本版紙套Mini LP/CDs.

比較少提起的是, 我曾一度成為過Iggy Pop那隊STOOGES樂隊的美國Fan Club會員。
我甚至有過四位STOOGES給我的親筆簽名照片。
STOOGES的首張大碟便是由VELVET UNDERGROUND成員John Cale負責監製。
他們頭兩張大碟我一直仍認為是他們最佳代表作。

當年, 我與好多朋友都等待這個夢變為現實。
當年, 我與好多朋友都等待這個夢變為現實。
JAPAN來港演出預告!!
JAPAN來港演出預告!!
JAPAN各隊員給我在他們的音樂會塲刊上簽名。
JAPAN各隊員給我在他們的音樂會塲刊上簽名。
我的一張JAPAN親筆簽名唱片TIN DRUM。
我的一張JAPAN親筆簽名唱片TIN DRUM。
另外, 我們也曾辦了一塲非常非常令人難忘的音樂會 - BAUHAUS in HONG KONG!
另外, 我們也曾辦了一塲非常非常令人難忘的音樂會 - BAUHAUS in HONG KONG!
Bauhaus in Hong Kong.
Bauhaus in Hong Kong.
Bauhaus香港演出的一份舞台設置圖。
Bauhaus香港演出的一份舞台設置圖。
那年,「音樂一週」主辦了兩塲PAUL YOUNG香港音樂會,也帶來了我多張Paul給我留下的簽名唱片。
那年,「音樂一週」主辦了兩塲PAUL YOUNG香港音樂會,也帶來了我多張Paul給我留下的簽名唱片。
O.M.D.也是一場令我們因主辦而引以為榮的音樂會!!
O.M.D.也是一場令我們因主辦而引以為榮的音樂會!!
圓夢的一次 : JEFF BECK Live in Hong Kong。
圓夢的一次 : JEFF BECK Live in Hong Kong。
BEATLES' Belts 證明書 。
BEATLES' Belts 證明書 。
BEATLES 三位成員: JOHN LENNON , GEORGE HARRISON 與 RINGO STARR 私人迷幻花紋皮帶證明書。

PAUL McCARTNEY 保留他自己所屬的一條。
三位BEATLES 隊員(John Lennon , George Harrison 與 Ringo Starr ) 私人皮帶。
三位BEATLES 隊員(John Lennon , George Harrison 與 Ringo Starr ) 私人皮帶。
BEATLES 的Butcher Cover( 屠夫封套) 長久以來被視為Collectors 極品。有分為1st State , 2nd State 的類別。我花了多年才搜集得到。
BEATLES 的Butcher Cover( 屠夫封套) 長久以來被視為Collectors 極品。有分為1st State , 2nd State 的類別。我花了多年才搜集得到。
BEATLES 的「屠夫封面」圖案大碟。
BEATLES 的「屠夫封面」圖案大碟。
BEATLES 的 " Butcher Cover " 在好多年之後 , 由於唱片公司覺得實在有太多樂迷對這個封面有着濃厚好奇興趣, 終於也把它印製成一批少量的圖案大碟出版 , 送予一些傳媒介以作宣傳一張新唱片。
唱片名為Casualties , 包括的都是BEATLES 的一些特別版本, 或 細碟背面歌曲。
BEATLES 的Casualties 圖案大碟背面。
BEATLES 的Casualties 圖案大碟背面。
Casualties 于1980 年推出。
第一面的歌曲是 : PLEASE PLEASE ME /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 / MONEY / A HARD DAY'S NIGHT / I'LL CRY INSTEAD/ TICKET TO RIDE / YES IT IS/ DAY TRIPPER / I'M ONLY SLEEPING 。

第二面的歌曲是: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 I AM THE WALRUS / ONLY A NORTHERN SONG / REVOLUTION / HER MAJESTY / LET IT BE 。
一張沒正式公開發售過的BEATLES圖案大碟: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收入的都是些更罕有而從未正式面世過的錄音。
一張沒正式公開發售過的BEATLES圖案大碟: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收入的都是些更罕有而從未正式面世過的錄音。
罕有的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圖案大碟背面。
罕有的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圖案大碟背面。
BEATLES 的英國版Let It Be 大碟其實首批附有厚厚的畫册。
BEATLES 的英國版Let It Be 大碟其實首批附有厚厚的畫册。
BEATLES 的 Let It Be 其實也出版過不少特殊版本。例如唱片正中的標誌有一般常見的青蘋果,另外也有「紅蘋果」的。
然而, 今天已非常罕見的就是那套英國精裝Box-set 。
1970 年的出版, 碟內附有一本厚達一百多頁的彩色畫册 ! 內裏有不少珍貴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