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Metallica新加坡演唱會報導

Metallica新加坡演唱會報導

Eric Wong
Eric Wong

Contributing Writer
特約撰稿人


發表於 2013年10月15日 00:02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Metallica新加坡演唱會報導

對於在八十年代聽Metal大的朋友們來說,有兩隊樂隊一定是在A-List上的,一隊是Iron Maiden,而一隊就是Metallica。還記得當年夾band時都有玩過他們的作品。

Black Album的大賣似乎造成了壓力,之後的Load、Reload和Sr Anger對筆者來說都不太討好,零八的Death Magnetic終於回勇。姑勿論如何,樂隊的巡迴演出仍然是賣個滿堂紅的。

今年樂隊的東南亞巡迴演出包括了日本的SummerSonic (東京/大阪)、首爾、吉隆玻、雅加達、新加坡與及上海 (首次踏足重要開夠兩場...)。原本的計劃是往上海場的,但第一場的門票竟然在開售的六分鐘後宣告售罄!! 幸好幾天後宣佈新加坡站,「嗱嗱臨」在開賣首天就買了票子;同時亦放棄了同日往高雄看Aerosmith的演出 (後記:不知是禍是福,Aerosmith在上海和高雄的兩場演出在公演前一星期宣告取消,樂隊和主辦方面均稱對方未能行履行合約條件導致未能成事,又一單「羅生門」...)。至於及後上海的「追加公演」亦因未能抽空放棄了。

新加坡演出場地是在樟宜機場附近的樟宜展覽中心Changi Exhibition Centre。 這個臨海的露天場地以往是用來開air show的,地方之大比起當年在Singaore Indoor Stadium (大約一萬二千,兩年前在新加坡看Iron Maiden正是這場地) 多了倍數計。而這次亦是當地首次在這裡開show,加上樂隊上次到新加坡的演出已是二十年前 (1993),所以宣佈消息一出已很受當地傳媒方面注視。

市內周圍都可以見到演唱會的宣傳。

原本是從機場附近乘主辦方面安排的接駁巴士前住場地,但幾天前主辦機構才公佈的那個時間表 (每十五分鐘一班) 已覺不妙 (後來有朋友說等了個多小時車...),最後與同行的朋友自行搭的士前住 (由city centre約半小前車程,盛惠S$2x)。開放進場時間為下午三時,但基於「安全理由」(見下文),我們大約五時半才到達。

 
場地入口。

除了當地人外,不少附近國家的歌迷都專程過來欣賞。

售賣紀念品的攤檔人頭湧湧。
Tour Tee唔算太靚,但總要買嚟做紀念。
 
大約六時進入場地,不算太多人,但最前那block已太擠迫,於是選了第二block正中的位置,是partition後第一行 (有乜意外重有得避)。
進場人潮在七點後才出現,六時許還可以「走來走去」...
中間第二區前排位置,還可以看得清楚。

身後大概五十米後的B區票價差五十元坡幣,但距離實在太遠了。

暖場嘉賓1 - 本地樂隊Sacrilege。

暖場嘉賓有兩隊, 分別是本地樂隊Sacrilege (遲了入場,miss了他們的部份) 和加拿大老牌三人組Anvil。

Anvil那set包括了Winged Assassins、On Fire, Mothra、Badass Rock N Roll、March of the Crabs、666和首本的Metal on Metal。

Robb Reiner (drums), Steve "Lips" Kudlow (vocals/guitar)
Sal Italiano (bass/backing vocals)

八時半changeover完成,燈光一熄,打開演出的序幕 ---- 大瑩幕出現電影「獨行俠決鬥地獄門」(The Good, The Bad & The Ugly) 的那段The Ecstasy of Gold (大師Ennio Morricone作品),群眾一同和唱,然後,Hit the Lights來了,全場四萬多觀眾陷入瘋狂狀態....,跟著是Master of Puppets和The Shortest Straw,台下的推撞加劇,幸好在場的保安「做嘢」(有觀眾被驅逐出搞事區域,而筆者亦遭後面擠上來的「攻擊」,幸好有身旁的外籍朋友擋着致未有釀成意外)。

Set List 和之前幾站 (上海/首爾/吉隆坡)差不多, 只是中間一兩首不同。口水佬James Hetfield説太耐未到過新加坡, 所以會玩多一些較舊的作品,我估那不是問題, 相信大部份歌迷們反而更期待那些伴着他們長大的歌曲。

Set List
Intro : The Ecstasy of Gold (Ennio Morricone song)
Hit the Lights
Master of Puppets
The Shortest Straw
Ride the Lightning
Fade to Black
The Memory Remains
Broken, Beat & Scarred
Welcome Home (Sanitarium)
Sad but True
...And Justice for All
One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Blackened
Nothing Else Matters
Enter Sandman
 
Encore:
Creeping Death
Battery
Seek & Destroy
(w/ The Frayed Ends of Sanity outro jam)
James Hetfield (vocals/guitar)

Kirk Hammett (guitars)

Robert Trujillo (bass)

Lars Ulrich (drums)

雖說樂隊各人都已年過五十,但全場又唱又跳,James的聲線未有因歲月變得沙啞,除了Seek and Destroy之外全部都是用原key唱的。加上多年的演出經驗下,樂隊掌握了提升觀眾情緒的位置,所以差不多兩小時的演出一點冷場都沒有。

玩完Enter Sandman已大約十點半,樂隊稍事休息,但還有幾首favourite未玩,觀眾都知道尚未完結,所以完全沒有意欲離場,很快四人再度登場,以三首經典Creeping Death、Battery和Seek and Destroy (氣球來了...還有Rob的旋風轉)作結。

影片中在Seek and Destroy intro出現的那位少年是一名末期腎病患者,透過當地慈善團體Make-A-Wish Foundation的特別安排,他得以能夠和樂隊會面(這是該組織成立十年以內的第九百個「願望成真」)。

大大滿足的一晚,終於還了一個心願。今年的quota用哂,要儲備彈藥俾下年的旅程了。
 
 
後記:離場時又有一小插曲,話說之前電召了的士在場外等候,沒有聽大會安排去乘坐接駁巴士,後來朋友說原來第一班巴士到達地鐵站時尾班車已經開出,他們在那裡等了差不多半小時才有車返回市區。而接載的司機亦說D order爆晒,電話一直打不通,有些call不到車的觀眾向司機開價S$150返回市區 (車程加夜間電召費入城大概是S$6x),不過怕投訴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