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文章 » Roger Waters The Wall 英國最終演出 ~ 曼徹斯特音樂會獨家圖片報導

Roger Waters The Wall 英國最終演出 ~ 曼徹斯特音樂會獨家圖片報導

Peter Chow
Peter Chow

Contributing Writer / London Correspondent
特約撰稿人 / 駐倫敦記者


發表於 2013年09月21日 21:01
文章內容為筆者觀點,不一定代表音樂一週立場
Roger Waters The Wall 英國最終演出 ~ 曼徹斯特音樂會獨家圖片報導

英國 Pink Floyd 樂迷網站 Brain Damage 把為期三年的 Roger Waters The Wall World Tour 在法國巴黎上演最後一場描述成 "真的感覺好像一個時代的終結"! 因為那極有可能是現年七十歲的 Roger Waters 最後一次專場演出, 恐怕從此以後我們再沒有機會看到任意一位 Pink Floyd 成員在舞台上全面演譯他們的經典傑作。
 
搖滾音樂在其至今短暫 (相對於古典,民謠或爵士樂) 的歷史上, 出現過無數傳奇人物及經典歌曲與專輯, 但其中能篩選出可被冠稱為 "音樂巨人" 及 "傳世巨作" 的數目到底有多少? Roger Waters 與他主創的 Pink Floyd "The Wall" 相信絕對合資格列入此類別。"The Wall" 的永恆超越了音樂界限, 它像莎士比亞的戲劇, 黑澤明的電影那樣表達某些人類無法逃離的悲劇, 同時亦刻畫出無論古今中外都貼切的倫理關係及個人情慾。
 
Pink Floyd "The Wall" 創作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 內容涉及的第二次世界大戰距今七十年, 期間世界局勢與人類生活無疑發生了巨變, 但戰爭從沒有離開過我們, 只不過當年為保衛國土的政權變成掛上正義旗號, 實質為貪婪金錢與權力去發動非仁義的侵略戰。而生活在數碼時代的現代人, 儘管互聯網幫助我們更加拓寬視野, 及利用社交網絡更為交遊廣闊, 但隨着每天獨自面對機器時間的增多, 每個人與外界之間那面牆卻變得比從前更高更厚。因此, "The Wall" 的主題非但沒有過時, 反而更富現代感!
 
與此同時, 當今科技能夠塑造出昔日 Pink Floyd 時期達不到的更佳舞台效果, 促使 Roger Waters 做出了重新將 "The Wall" 搬上舞台的決定。我們有理由相信 Roger 在藝術創作上是個追求完美的控制狂, 這份執着最终還導致他離開 Pink Floyd。此外據聞在 "The Wall" 電影拍攝期間, Roger 也經常因創作概念的分歧而跟導演 Alan Parker 合作不太愉快。對 Roger Waters 而言, 他可能將 David Gilmour 的 guitar solos 或 Alan Parker 的 movie camera 只看為協助他表達出整個概念作品的工具。畢竟故事的主角 Pink 在非常大程度上是 Roger 前半生的寫照, "The Wall" 概念的構成與編寫亦大部份由 Roger 個人負責, 到後期才由其他 Pink Floyd 成員有如為電影配樂般加上氣勢磅礴的音樂。

Roger Waters 當年創作 "The Wall" 時對世人 (包括他的樂迷及音樂會觀衆) 充滿怨恨, 從此構想出在音樂會中建起一面與觀衆分隔的高牆, 與一般搖滾音樂會所倡導演出者和樂迷之間的交流全然背道而弛。多年後的 Roger 轉變得判若兩人, 面對觀眾的態度明顯地比起十年前的 In The Fresh 或五年前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巡演時還要熱情, 在表演中多次與觀眾作出眼神及支體語言上的友好交流。"Mother" 中安排了兩個心態完全不同的 Roger 以 duet 形式合唱, 在舞台上面帶歡容的 Waters 本人, 以 "that miserable fuck up little Roger from all those years ago" 來介紹出現在他背後投影中, 拍攝自 1980 年 Earls Court 的那位憤青。兩年前在倫敦 O2 Arena 演出時, Roger 甚至強調 "All that have changed now! I can't be more than happy to be here with you!", 可以說 Roger 已經在 Mother 幫助他構建的那面牆上, 打開了一道大門。

縱使本次 The Wall World Tour 共演多達 219 場, 但由於制作龐大的原因, 全英國也只在倫敦及曼徹斯特两個城市舉行, 住在其他城市的樂迷必須添加出遊時間及花費才有機會看到。我在曼城入住的旅館及回倫敦火車上都碰到來自外地的樂迷, 火車上甚至巧遇一對偶爾在倫敦碰面, 經常為了看音樂會而過來英國的法國夫婦。事實上, 倘若不是因為九月廿一日那天在倫敦另一個跟 Pink Floyd 有連帶關係的活動, 我也真的希望可以到巴黎看上最後一場 The Wall (後來才知悉原來 Nick Mason 有份去捧場!)。結果只能安份守己在英國力保看了 Wembley Stadium 及 Manchester Arena 兩場。在兩個不同城市看 Roger Waters, 感受上有點類似六年前在上海及香港兩地觀看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在倫敦的觀衆群中可以聽到各種歐洲國家語言, 而在曼徹斯特會場內聽到的則是英國北方及蘇格蘭口音的英語。但無論你來自何方, all in all you were all just bricks in the wall。
 
The Wall 巡演結束後 Roger Waters 下一步會有甚麼大計? 對於樂迷而言當然是希望他能推出一張這次巡演的 DVD, 或甚至是公開當年 Pink Floyd The Wall 現場版的珍貴歷史片段! 更加奢望的妄想是他會否來一趟 Animals Tour ?!!!

2013.09.16 拍攝於 Manchester Arena
Hey teacher leave us kids alone !!!
Hey teacher leave us kids alone !!!
Mama's gonna keep you right here under her wing
Mama's gonna keep you right here under her wing
Goodbye cruel world, I'm leaving you today
Goodbye cruel world, I'm leaving you today
The wall was too high as you can see
The wall was too high as you can see
Got thirteen channels of shit on the TV to choose from
Got thirteen channels of shit on the TV to choose from
Does anybody here remember Vera Lynn?
Does anybody here remember Vera Lynn?
If I had my way, I'd have all of you shot !!!
If I had my way, I'd have all of you shot !!!
You'd better run !!!
You'd better run !!!
And they sent us along as a surrogate band
And they sent us along as a surrogate band
Snowy White in his surrogate band uniform
Snowy White in his surrogate band uniform
Dave Kilminster in his surrogate band uniform
Dave Kilminster in his surrogate band uniform
Tear Down The Wall !!!
Tear Down The Wall !!!
The bleeding hearts and artists make their stand
The bleeding hearts and artists make their stand